阴阳山 发表人: 深圳-胡杨树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老莫站在屋檐下,抬头看着死去的日子,右手按在酸痛的腰上,低声骂了一句:“这天气让我又想下雨了。”。

女人在屋里收拾碗筷,接过老墨的话,说,今天不要进山了。女人的话带有浓重的鼻音,像是从山洞里发出来的。神这几天阴沉着脸,导致女人感冒哮喘。

眼看就要开学了,陈读书的钱还是八百多块。如果你不上山,钱就会像雨一样掉下来。老莫看了一眼张着嘴喘着粗气的女人,警告她要记得吃药!

去喊陈二来吃饭。差不多有20个人应该知道如何帮助他们的家人做一些工作。整天偷懒是不合理的。老莫卷起一根烟说:“被你糟蹋了。”。

女人咧嘴一笑,打了几个喷嚏。

老莫点了根烟,撩起长椅上的蛇皮袋,出了屋。

女人看着有点驼背的身影,喊道,记得早点回来!

走过几道崎岖的山脊,老莫来到河边。就在我准备弯腰脱鞋过河的时候,身后不远处传来了老牛的声音。茉茉茉等等我!

老牛跑向他。为什么不问,还是要砍柴?

老牛喘着气说,不砍柴还能干什么?下半年在山里找票。听他们的,老板那么有钱,把整座山都包了。老牛一口气接着说,我说:“茉茉,你抓石龟吗?”跟我来砍柴吧。

老莫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没有膝盖的河有点冷。四只脚像黑色木桩一样在水中缓慢移动。

一条白肚皮的鱼漂浮在水面上。

老莫说,怎么会有死鱼?

老牛说,昨天太阳下山的时候,有人给水里下药,毒死了很多鱼。我也有三斤多。这个女人一大早就炸鱼了。我吃了一些。它们很香。莫,今晚来我家吃烧酒。

说话间,他们过河上岸。

两个人各卷了一支烟,点着了。老牛问莫去哪里抓石龟,莫说阴阳山

阴阳山?老牛说,你知道那地方很神奇,你敢去?

老莫笑着说:“恶鬼,我从来不相信这个。”。

老牛摇摇头,没再说什么。

还是阴沉沉的一天。山里人起得很早,开始在鸡鸣狗吠中劳作。

过了几个村子,我开始进山。和老牛岔路分别,老莫大约又走了一个小时。走着走着的老莫隐约听到几声雷响“ ”。抬头望去,西边远处的山上堆积着巨大的乌云。不,要下大雨了!老莫加快了行走速度,想在大雨前赶到前面的茶亭。

整座山林被一系列蜘蛛网般的白色雨帘覆盖,远处传来“ Ho Ho ”的声音。老莫然赶紧道。

跑进茶亭,老莫浑身湿透,雨水顺着指尖滴落,地上的泥土立刻变成了小黑点;一双绿色的解放鞋已经沾满了泥水。一踩上去就有“唧唧”的声音。头发渗出的雨水和汗水流入眼睛,使眼睛疼痛。老莫骂了一句,天气真糟糕!

环顾四周,没有人影。不要脱下衣服拧干雨水。不敢用力拧,怕衣服被拧。初秋的雨凉凉的,老墨的黑竿上出现层层鸡皮疙瘩。这该死的天气!老莫又骂了一句。

幸运的是,口袋里的塑料袋里的烟草和火柴没有被雨水弄湿。老莫划了根火柴,点了根烟。顿时,刺鼻的烟味在茶亭里蔓延开来。茶亭的角落里有一些干树皮。老莫点了一把火,让衣服在火边慢慢晾干。

还在下雨,比开始的时候小了点。老莫穿好衣服,抬头看着这小小的茶亭。老莫少年时,有时跟着父亲进山捉石龟。当他走累了,他会去茶亭休息。小时候老莫脚嫩走不远就喊累。我父亲会说在前面的茶亭休息。小莫听话,不管路有多远,只要抓住茶亭再停下来。父亲会说,茉儿能吃苦,长大有出息。当小莫得到父亲的表扬时,他非常高兴。他心里明白,承诺意味着能力。就像在北京工作的邻居高加文叔叔一样,每次他回来,村里的人都说他有能力,有前途。因此,小莫每天都期待着快速成长,成为像高加文叔叔一样有前途的人。

在老莫有所作为之前,他的父母相继去世。成了孤儿的老莫,过着平凡而迷茫的生活。庄稼到了季节,他就在地里忙,闲下来就一个人进山捉石龟。村里人都说老莫怕一辈子光棍。直到三十六岁,老莫成了邻村人的上门女婿,娶了现在的女人。儿子陈耳出生后,老墨心满意足,满怀希望,日夜在田间忙碌。秋天水稻收割后,山里的男人都出去打零工,挣几个小钱养家糊口。几年前,也就是非典的冬天,老莫在城里搬运的时候不小心伤了腰。以后只要天气一变,老莫的腰就疼。时间长了会有人问,茉茉,明天是晴天还是雨天?

腰部受伤的老莫,工作不如以前了。他在田里忙完活不打算出门,回山里抓石龟。他父亲捉石龟的本事又开始用了。

山上的动物越来越少,石龟很难看到。老莫把捕获的石龟养在家里,当有一定数量时,他就和村里的捕蛇捕鸟者一起搭车进城,把活的动物卖给餐馆老板或山货贩子。城里人稀罕山里的生物,就像山里人稀罕城里的海参和燕窝一样。

有一次,老莫提着一网袋石龟路过一家按摩店,被站在门口的老板拦住。老板指着网兜里的石龟,似笑非笑的说:“我随便挑个活物,你随便挑个按摩女郎。”。一边说一边把旧莫拉放进店里。别傻了。昏暗的灯光下,有七八个女人穿着暴露的衣服。老板说,你选。老莫摇摇头说,不不不要。按摩女生吃着笑着。老板让老莫坐在软软的沙发上,说,别紧张,先坐下。老板说从网兜里抓到最大的石龟放在地上。斯通蹲下头,小眼睛一圈一圈地转着。他以为自己可以自由了,试着爬了几步,然后伸出手快速向前爬去。老板笑着指着乌龟的头问按摩的姑娘们,你们看像不像?一个按摩女说,像,像你爷爷的!之后是一阵笑声。老莫也莫名其妙地跟着笑了。

出了按摩店,老莫神清气爽,脚步轻盈有节奏。没走多远,老莫想起乌龟只能卖200多块钱,心如刀割,觉得不值钱。从此,老莫贵有了大体的上半身。只要他在镇上,就会有意无意路过按摩店。他有时候希望老板出来拉他进去,有时候希望老板不要出现在门口。

想起之前的一些事情,老莫摇摇头,小声说了一句只有他自己能听到的话。老莫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就觉得冷。

雨已经停了,天空仍然不明朗。老莫起身走出茶亭。

被大雨冲刷的阴阳山清澈透明。微风吹过,树枝摇摆,雨水像星星一样滴落在树叶之间。远处传来懒惰的蝉鸣。老莫的身影在林中摇曳。

下午,太阳被树枝高高托起,棚里的光线投射在老墨疲惫的身体上。老莫爬了两座山,翻山越岭,没看到乌龟的影子。老莫倚老树,体弱多病。他低下头,深呼吸。他全身发烫,四肢无力。老莫知道自己发高烧。

老莫坐在树下并不觉得饿,只是从蛇皮袋里拿出一包饼干和两盒纸包的牛奶。上半年,一名妇女生病住院时,亲戚给了她饼干和牛奶。几天前,陈二想把牛奶扔进房子旁边的垃圾场,说牛奶过期了,不能吃。老莫说,吃了就没人死了。你不吃,我就吃。女人在一旁说,家里有几个箱子。

女人身体一直不好,生下来之后就一直病痛缠身,渐渐对男女失去了兴趣。老莫的骨头虽然比不上狼和老虎,但也是个正常人。男人女人一个月还是需要三两次东西的。就这三两次,慢慢被女人忽略了。心情不好的时候,老莫觉得活着没意思。当老墨看到儿子陈二时,他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之火。

老莫吃了几块饼干,把附在奶盒上的吸管撕下来,刺破小圆孔,吸了几口,味道有点酸。别以为,元应该是味道。有几次奶被吸干了,老莫扔掉了手里的枯纸盒。

树下有厚厚的树叶,隐约能闻到树叶腐烂的味道。老莫很失望,以为今天又白了。老莫想躺一会儿,甚至几分钟。他太累了。

强烈的阳光透过枝叶茂密的缝隙,使它变得柔软而无力。潺潺的水声在静谧的山林中悠扬缥缈。老莫渐渐闭上了惺忪的眼睛。

老莫睁开眼睛,森林里的光线暗淡而模糊。鸟和蝉在黄昏的色彩中显得遥远而慵懒,显得沉闷。老莫叫了一声,立刻坐了起来。全身关节疼痛,老莫用手背摸索着额头,火辣辣的。然后暗骂了一句自己猪死了睡觉。

在别处是不可能抓到石龟的。回家需要几个小时。幸好我带了手电筒。老莫觉得口干舌燥,山涧流水的声音吸引着他的脚步往下走。山很陡,老莫的腿一直在抖。老了,没用了。莫莫这样想的时候,心情就随着森林里的光一起淡了。

山里的泉水清澈甘甜,老莫就弯腰像牛一样喝着,嘴里砰的一声掉进水里。喝水,老莫在城里打工的时候第一次想到买矿泉水。在老莫的想象中,矿泉水是一种很好喝的水,所以第一次喝矿泉水就失望了。他告诉他的同事,这种水需要钱来买?我们山里的水比这个好。呵呵,我这里也可以卖山的水!工友们听完都笑了。到现在,老莫还是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致富途径,他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工友们会嘲笑他。

老莫坐在一块石头上,卷起一支烟,点燃了。吸了几口后,老莫咳嗽了一声,嗓子又干又痒。他觉得烟味变了,他失去了熟悉的麻辣香味。老莫扔掉燃烧的烟头,起身告辞。烟头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落在小溪边的杂草里。老莫怕烟头引起山火,就捡起烟头又扔进水里。

这时,石龟的影子从老墨的眼角闪过,即将收回的目光又扫了回来——在几块石头之间的空隙里,一座石龟塔如梦初醒。老莫吃了一惊,赶紧揉了揉眼睛,然后看了看。对,是石龟塔!老莫的心“猛地”一下子跳到了嗓子眼。头骨也“嗡嗡“感觉麻木。老莫蹑手蹑脚地走近石龟塔,仔细看了看。好家伙,有十只大小不一的石龟,一只一只的堆着,最小的在上面,只有碗底大;下面这个最大,估计和家里的小塑料脸盆一样大。看来这只是王龟了。

老莫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石龟,更别说石龟塔了。很小的时候听长辈讲石龟塔,听爸爸讲捉石龟的规矩。父亲说,三只或三只以上的石龟相遇在一起,不应该全部被抓住,而应该留下一只;如果遇到传说中的石龟塔,底部一定不能有石龟,否则会带来厄运。想着父亲的话,老莫从蛇皮袋里拿出一个大网袋,把石龟一个个放进网袋里。

十三只石龟在它们的网兜里来回爬行。最后一个石龟王转过小眼睛,看着面前犹豫不决的小老头。

暮色笼罩着山林,山顶的阳光缓缓升起。当鸟儿回到家,蝉停止了尖叫,小溪发出了微弱的流水声,一股山风带着寒意从山涧中滚滚而来,周围的树枝沙沙作响” “。老莫左手抓住蛇皮袋,右手张开五指。这么大的石龟扔了不抓,真可惜。传说不一定是真的。任何遇到他们的人都会抓住他们。只有傻子才会相信那些传说。突然,老莫面前的石龟好像变成了一堆五颜六色的门票。

老莫下定决心要抓龟王。当他俯下身时,老莫隐约看到黑暗的东西在诗鬼国王下面移动。我不在乎。我以为我花了眼睛看。老莫双手捧起石鬼王,暗自笑了笑。他全身都觉得很强壮,感冒和高烧都没有了。老莫刚把史放进网兜里,就听到一阵毛骨悚然的“声”。看着声音,石龟塔底部出现了一条碗口粗的黑蛇。此刻,它正在摇头,吐出一封长信。

不好!老莫心里吃了一惊,提起网兜转身就跑。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狗吠声,紧接着是一声枪响“bang——”。老莫知道,这是邻居村民打野猪。

老莫没跑几步,就感觉左脚一阵剧痛,一瞬间有一个冰冷的东西缠绕着他。老莫扔掉沉甸甸的网兜,双手胡乱抓着,拼命挣扎。看着侧脸,蛇的信在眼角闪烁,耳边“哧”响如风声。

老莫带着蛇滚到了浅水里。老莫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粗铁丝包围着,越来越紧,仿佛能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老莫呼吸困难,逐渐失去挣扎的力量。

随着狗叫声越来越近,又一声沉闷的枪声传来。老莫喊救命,声音却像山里的蚊子,只有他能听见。

老莫不动了,眼睛渐渐闭上,只留下一条细细的缝隙。

儿子陈二在绿色庄稼环绕的田野里奔跑;女人张着嘴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在厨房做饭;老牛把烧酒倒进碗里,饭桌上盘子里的鱼跳了几下;一只高大的猎狗看着一个模糊的影子,吠叫着“ ”。一只黑色皮毛的野猪挣扎了一会儿后一动不动地躺在草丛里……

恍惚间,老莫听到了一声脆响的骨折声。寒流浸透了老墨的全身。老莫心里叫道,……陈二……

山涧安静,只有小溪静静流淌。

最后一缕来自山顶的光悄悄消失在老墨的眼中。

夜晚来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