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门口 |作家: 黄孝纪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这是一个陌生而庄严的地方。

村前的石路和与之相伴的水道,靠着房子的墙,来到这个地方,突然向外转了一个平缓的弧线。之后他继续挺直身子,沿着一个大溜屋的墙走。这个弧形的位置留下了很宽的缝隙,就像两个黄门牙被敲掉的青砖黑瓦村,视野最深远的田野面向东南,天空起伏如笔筒的群山。

这个地方叫临门。当时困惑我小脑袋的是,没有门,没有房子,只有一套空公寓。不过这个平地有点特殊:村前的石头路从这里分,穿过平地,然后拐个直弯,进入村里的巷子;这一段圆弧形的水镇上还覆盖着一块绿色的石板,将村前的石板路与平地连成一个整体。穿过平地的石路两旁长着几棵大柏树和大楝树。更让人不解的是,在石路不远处有一个青石门槛,长且略高于拳头,圆形的石墩,两端有大脸盆。这些石头墩和门槛,那么密,那么光滑,是我这辈子唯一见过的东西。纵观我的童年和青春期,我都不明白这个地方为什么会这样。

每天,从早到晚,都有老人、年轻人和孩子有空闲时间。孩子自然是追着玩。成年男子手牵手站在一起,他们有说不完的话题,比如哪里有不孝的媳妇被雷击死了,哪里的大柳树成了怪胎,哪个村的风水好,昨晚谁看了鬼火……吃饭的时候,这些人三三两两的散了。还有住在附近的人,带一碗饭,边吃边吃一腔两腔。如果是夏秋两季阳光明媚的日子,这树下的石墩一定会坐满大人小孩。

门口站着几个大小不一的青石方墩,经常被人搬来搬去。村民称之为器械,最重的是300斤,用来练臂力。该装置的两个宽边的上端对称地凿有一个小斜孔,其中紧紧地嵌有一根拳头宽的木棍。提起器物时,双手抓住木棍,手臂和胸部贴在石面上,蹲下,微微后仰。突然,你突然发力,把器具举离地面,甚至走几步。年轻有活力的男人,聚集在这里,总是受不了挑战,想尽办法看谁更强,谁更小。

在特殊的日子里,这里的气氛凝重,充满仪式感,立刻显示出它的庄严。

娶了新媳妇,一个喜庆的队伍,拎着嫁妆,拎着行李箱,远远的还在村外,接客人见新娘的村民都已经聚集在门口。当车队到达入口处时,他们受到了李生的热情迎接,鞭炮为他们扫清了道路,带领他们跨过门槛,进入村巷。看新娘的村民也蜂拥而至,全都面带微笑。进了朝门,就等于宣告这个从村外来的新人,从此是村里的正式成员。

女儿出嫁送亲的队伍也由李生带领,他从村口出发,把女儿送到通往外村的石头路上。我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外方族的大姐姐结婚了,一路哭着离开了家。许多女人和姐妹在小巷里,流着眼泪。当我看着他们的时候,我很困惑。

村子里死了一位老人。葬礼当天,灵柩必须由巴驴孔在选定的时间抬运。在李生的带领下,棺材从他自己的大厅里被抬了出来,停在了门口。一路上,鞭炮声、喇叭声、钹声、铙钹声、鼓声、哭喊声时有所闻。早丧后,全村老少聚集在朝门口,看着送葬队伍,从这里出发,慢慢走出村子,走向远方的群山。很多没有血缘关系的女人忍不住流下眼泪,扯着衣角抹眼泪。

但是,在我的童年,我觉得最有趣的是,第一个月,其他村子的人来门口唱歌。这里有两种玩狮:单狮和神狮。只能打三五个狮子,主要表演刀棍拳。玩神狮是一项大型运动。它不仅有刀棍拳,还会唱段子,表演十月怀胎等传统节目。村民们更关注它,爱看它。狮子进入朝鲜的入口是好运的象征。仪式非常隆重,村里的人都聚集在一起。事先村里的礼生会放鞭炮热情迎接,但不会轻易跨过浅石门槛。每次狮子头跨过门槛,主唱一定要一直大声唱下去。段子是吉祥的诗句,四句七字为一段,男女老少都耳熟能详。每次唱一句话,小号钹,鼓,锣一起弹,很热闹。我还记得有这样一个笑话:

一进门就进大厅,

鲁班大师真的做到了。

在左边做一个左丞相,

在右边建一个首相大厅。

……

我成年后才听妈妈的话。以前很漂亮,雕龙画凤,周围村子很少。“在破除资本主义”的时候,就说这个朝门是封建迷信,被村民彻底砸碎了,只剩下这些破损的青石门槛和石柱。

大约十年前,该村提出重建朝门。这时,柏树和楝树已经被砍倒了。竣工那天,全村人在祠堂举行了盛大的招待会。我们这些在外面工作多年的流浪者被邀请回到村子里。仍然在村子外面,有热情的仪式学生用长长的鞭炮迎接道路。我跟着李生和鞭炮。在众多乡亲的笑脸和目光中,我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晁家的大门,跨过熟悉的浅青石门槛,穿过充满幸福和快乐的新晁家大门,走进了村子。

那一刻,泪水涌上我的眼眶,我感到神圣而庄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