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味豆腐 |本文作家: 黄捷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晚上做了个甜甜的梦,梦见早上起来喝妈妈做的豆腐。醒来的时候感觉嘴里还有淡淡的黄豆香味。我有多久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回忆起梦中的甜蜜,一大早就跑到我家对面的小盘市场找豆腐喝。但是菜市场做的豆腐怎么才能跟上家乡石磨的味道呢?

离开家在城里读书上班生活后就没吃过家乡的豆腐,但那种甜柔滑的味道一直存在于我的记忆深处。

过年过节,我们家的石磨整天叽叽喳喳唱歌。邻居喜欢用我家的大石磨,说精米奶又嫩又好吃。古老的石磨,古老的磨框,早期的母亲和邻居,把一桶桶豆浆磨出来,过滤,煮沸,冲洗,成型,压制,所有的工作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浓浓的香味飘散在我的窗前和床前,打着我的鼻子和肚子。小时候的我,快乐的生活,快乐的成长,有着豆腐脑的香甜美味,有着亲情的味道。

妈妈的豆腐永远是最好的,不老不韧,豆腐脑也相应清爽。每次上霉之前,她都要拿出一大碗热豆腐,准备给我们四兄妹喝,说是健脑好,经常喝皮肤。豆腐煮好后,我妈会沏,晚上我就可以吃到好吃的豆腐了。那时候在农村吃豆腐是一种奢侈幸福的生活!更有甚者,我妈的苦瓜、茄子、辣椒、柚子、菜包都被街坊夸了一顿。小时候,我对有这样一个勤劳能干的母亲充满了幸福和自豪。

豆腐脑不是每次都能喝的。我永远是最贪吃的,经常安安静静的吃姐姐们一半的份额。妈妈一直爱我:“想吃多少吃多少。”有一次,因为我吃多了,小姐姐有问题,吃饭的时候拿我开玩笑。我拿着菜刀把她赶出了村子。因为这个原因,我挨了我妈一顿牛鞭,这是我妈唯一一次打我。“火要空心,人要忠诚。”是我妈小时候对我说的话。她一天没去上学,却教会我学会大度,分担,承担责任。

下班回家的日子少了,一年七八次到一年两三次不等。每次回村遇到邻居都会笑着说:早上看到妈妈买豆腐,就知道今天回来了。我妈总是尽力给我最好的,我却总是带给我妈烦恼和牵挂。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