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彼岸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一条大河奔流在江南和塞北的分界线上,南来的、北往的人川流不息,各怀梦想。江南的鱼米和塞外的牛羊仿佛数不尽的金矿,给人产生永远不厌倦的诱惑。但是,有一个人在河边驻了脚。没有谁知道他从哪里来,南方亦或北方,只是确认他停下了。安家、造船,他在大河上摆渡。

船越造越多,生意越做越大,有一天,他悠闲地坐在芦荻飘荡的堤岸,眺望着河面上忙碌的渡船,满意地笑了。他不曾鱼米满仓,不曾放牧牛羊,但谁又能否定他没有发现金矿!

竭尽全力地探索,恰如其分地停下,在选择的目的上巩固战果,同样是成功的表现。

那是处地势险恶的峡谷,涧底奔腾着湍急的水流,几根光秃秃的铁索横亘在悬崖峭壁之间,当桥。山势的巍峨,涧水的轰鸣,越发烘托出桥的危险与简陋,经常有行者失手葬身涧底。

一行四人来到桥头,一个盲人;一个聋人;两个耳聪目明的健全人。铁索桥,必须攀附了,路至此,决无退路。四个人一个接一个地抓住铁索,凌空行进。结果呢?盲人过桥了,聋人过桥了,一个耳聪目明的人过桥了。另外一个则跌下铁索桥,丧了命。

难道耳聪目明的人还不如盲人,聋人

此岸、彼岸一条大河沿着江南和塞北的边界流淌,南来北往的人川流不息,各有各的梦想。江南的鱼米,塞外的牛羊,犹如无数的金矿,给人永不疲倦的诱惑。然而,有一个人站在河边。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南方还是北方,只要确保他停下来。为了安顿下来,造一艘船,他在河上摆渡。

造的船越多,生意就越大。一天,他悠闲地坐在芦苇上漂浮的河岸上,望着河面上忙碌的渡船,满意地笑了。他从未在满仓生活过或放牧过牛羊,但谁能否认他没有发现金矿呢?

为了所选择的目的,尽一切努力去探索、适当地停止并巩固结果,也是成功的表现。

这是一个地形险恶的峡谷。峡谷的底部充满了湍急的水流,几根裸露的铁索立在悬崖之间作为桥梁。雄伟的山脉和河水的咆哮更加衬托出出桥的危险和简单。通常,步行者会意外地死在河底。

一行四人来到桥上,其中一人双目失明。耳聋的人;两个听力好视力好的健全人。铁索桥,必须连着,路至此,再无退路。四个人一个接一个地抓住链子,排成一排。结果呢?盲人过桥,聋人过桥,一个听力和视力都很好的人过桥。另一个从电缆桥上掉了下来,失去了生命。

听力和视力好的人比盲人和聋人更差吗?

他的弱点恰恰缘于耳聪目明。

盲人说,我眼睛看不见,不知山高桥险,心平气和地攀索。聋人说,我的耳朵听不见,不闻脚下咆哮怒吼,恐惧相对减少很多。那么过桥的健全人呢?他的理论是,我过我的桥,险峰与我何干?急流与我何干?只管注意落脚稳固就够了。

很多时候,成功就像攀附铁索桥,失败的原因,不是因为力量的薄弱,不是因为智商的低下,而是威慑环境,被周围的声势吓破了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