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舞蹈,歌声 ;转载人: 陈绍平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这里充满了回忆,这里充满了灯光。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静静地站在河边的栏杆旁,看着随着音乐而变化的河中水柱,触摸着现场,有了自己的散文短篇《水舞》。我想当时是这里缓缓流淌的河水感染了我,或者是被水柱跳跃的喜悦惊到了,不知不觉就陶醉了,直到歌曲结束。

钱江市三岔河被钱城人称为“城市客厅”。初夏的夜晚,人流如织,肩并肩,在双龙桥上,在河岸小道上,或者在一流的石阶上,大人,年轻人,或者孩子,找个地方坐下或者站着,有的轻声细语,有的轻声细语,有时还会发出爽朗的笑声。身在其中,虽然吵杂不吵杂,虽然热浪还没散去,清凉的河风迎面吹来,让我神清气爽,舒服极了。

音乐响起的正是时候,饮水机BLACKPINK出现了。摇曳的水柱如散花般婀娜多姿,如一群悠闲漫步的江南女子,柔情似水;挥手,缠绵,时而高时而低,时而温柔阴柔,时而威武阳刚,在不可预知中翱翔,震耳欲聋的声音瞬间让周围安静下来。

音乐有时柔和,有时激昂,灯光交错,也有真有假。水的声音是一体的。是声音软化了人声,还是人声开导了水的声音?这种情况,路漫漫其修远兮,说不清。也许,在河岸旁的绿荫里,在孩子甜美的呼唤中,垂钓者的一切情怀都慢慢定格在那长长的细线上。

亲水平台上有几个唱歌的地方。年轻人弹吉他,跟着旋律唱歌,吸引了大量的男孩和女孩。还有几个唱歌爱好者自带音响迎接周围的人过来唱歌。我看到两个中年大姐,其中一个背着背包。他们兴致勃勃地唱着歌,有《袁》、《黔东南七月》、《花桥流水》、《给党唱一首民歌》等。唱了一首歌之后,围观的群众纷纷鼓掌。不管是唱歌的大姐,还是听歌的行人,都很感兴趣,来到这里享受难得的美好时光。

不由得想起了朱自清《桨声光影》里的秦淮河:“灯和月亮可以共存交融,让月亮成为一个缠绵的月,灯光闪耀着缥缈的光辉,这就是天比秦淮河厚的原因,也是天比我们厚的原因。”虽然远不及秦淮河,河里也没有船,但谈不上橹。然而,这有什么关系呢?有月光,有灯光,有歌,有安静祥和的生活就够了。

于是,我像潮水一样思考:岁月像一只小船像一首歌,在波涛中摇曳,不知不觉就老了。转过身,就在这个时候,是夜月抚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