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 ,投稿来源: 许永礼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那是清水河边的木吉他。青春年华,花开花落。荷花香伴着民谣,在夕阳下轻声吟唱。

我曾经长发飘逸,身边围着一群赤膊的男生。和弦流动时,香烟被夹在琴颈上,伙伴们拉起公鸭的声音,大家一起唱《过火》、《太傻》、《用心良苦》。有一天,我们开始唱戴军的《阿联》,充满了情感和激情。

她的影子就像一幅梦画,画中有风,风中有水的莲花。就在仲夏夜来临之前,在我们清水河边,她优雅地停止了肆意的歌唱。荷塘美丽芬芳。她穿着淡粉长裙,披着黑发披肩,连晚风都成了戏服。银行对面的一块青石是她坐着写生的地方。你可以想象荷叶撑起水的一边,绿叶之间有一根长长的头发和粉红色的背脊,那分明是一个从莲花丛里出来的仙女。

像往常一样,朋友们会吹口哨和玩耍。但这一次,所有人都沉默了。我不甘心,就在指尖拉着弦慢慢唱:“阿莲,你能听见我在唱我的想法……”

哥们如梦方醒,一起唱歌。歌声伴随着钢琴的声音,直到星星沉入河中。后来我们认识了,我叫她阿莲。她摇摇头,纠正:“我叫刘枫,不是阿莲。”我不太喜欢这个男性化的名字。我坚持叫她阿莲。她微笑着默许了。

阿莲来看她北京的叔叔,他是我们镇上的算术老师。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阿莲成为了我们中的一员。她跟着树挖出了鸟巢,然后顺流而下去抓鱼和虾。用现在的话说,她是个女人。我说她破坏了我心目中淑女的形象,她就蜷着身子过来抓我耳朵。她绝不会不请求原谅就放弃。

事实上,阿莲既有才华又有魅力,但她有点年轻和顽皮。记得在哥们的鼓励下,我第一次去找她,用文艺的方式对她说,你在风中画风景,不经意间成了别人的风景。莲花草裙舞站起来,抽出一张图片递了过去:“风景落在纸上才称得上艺术!”

是铅笔素描,三个赤膊少年被一个穿着t恤弹着吉他的长发男孩包围,笔锋浑厚,栩栩如生。我很惊讶地说:“你总是背对着我们。怎么画的?”她诡异的笑了笑,但是她的回复却是酸酸的,暖暖的:“因为你在我心里已经很久了……”

后来阿莲缠着我教她弹吉他。一首爱情的言情诗可以早上弹,人生站只用了两天。离别之夜,她在星光下为我弹奏《阿莲》。女性版的“阿莲”温柔如水,伴随着一些悲伤,在我的记忆中慢慢流淌。

阿莲的记忆停留在那个夏天。多年后,我在微博上写道,我曾经留着长发,以区别于人群。现在我剪头发只是为了消失在人群中。

是的,我已经消失在匆忙的人群中,但我每年都感到芬芳和怀旧。生活中的一些留恋总是美好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