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柿子的故事 ;天海翼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柿子是红色的

正文/秋风冷月

我家后院有一棵柿子树,19年前从郑良家运河挖回来种的。当时只有中指比较粗,有两根树枝,不高不直。两年后,柿子树复壮了。

柿子红了,叶子肥了,树枝长了,开始结果了。我注意到柿子从深秋的绿色指尖长到黄色的红色,再到初冬的鲜红色,每个柿子的边缘都有一个看起来像人的小指。柿子红了,我咬了一口,柔和醇厚的甜味由口入胃。

柿子树老了,春天郁郁葱葱,就像一个刚睡醒的孩子;夏天,树冠像一把大伞,在院子里藏着一片阳光;秋天,枝繁叶茂,果实累累;冬天,树叶沙沙作响,飘落下来,树枝上挂满了红色的柿子,像小灯笼和娃娃脸,给这寂寞的时空增添了温暖和欢乐。每年初冬的时候,我站在柿子树下,看着地上快要从黄色枯萎的叶子,看到的都是曾经的绿色。他们为柿树的生长和果实的成熟所做的不懈努力已经成为过去,我对此感到有些难过。面对无情的冬天,他们别无选择,只能等死。

今年立冬的那天,我从古都Xi的儿子家回来,看到柿子树下落了一层厚厚的叶子,上面覆盖着大小不一的柿子残骸。这是鸟啄柿子造成的。鸟儿看到我,飞走了,站在不远处的屋顶或者树上盯着我,时不时的叽叽喳喳,好像在交流。我没有用棍子哄它们,也没有向它们扔小石头报复,而是平静地看着它们,用火钳把较大的残骸集中在另一个高处,让这些鸟下来再吃,把较小的残果捡起来放在一个小盆里,就成了我贝贝的食物。然后我拿起扫帚,把地上的叶子收集到根部的高度。我不忍心看着这些树叶在细雨中被埋在泥土里。

接下来的几天,柿子树很热闹,来了几只不知名的鸟,长尾巴,长喙,灰色,黑色,大小不一。他们打电话给朋友,偷食物,取笑自己,给这个安静的院子增添了一点乐趣。我也仿佛享受到了这种鸟的情趣,感受到了一点人生的智慧;人要懂得分享,人与自然之大,人与人之间之小。

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说,深山里有三种树长在一起,一种樱桃树,一种山核桃树,一种苦梅树。春天,樱桃树结果,被鸟啄。秋天,山核桃树结果,被人们采摘。深秋,苦梅也结满树的果实。苦梅心想,我不能重复野樱桃和山核桃的悲剧,让我的果实白白被鸟和人抓住。所以苦梅不仅裹在很厚的皮里,还泡在很苦的汁里,让鸟啄不到,农民咽不下,也没人摘。第二年春天来的时候,几乎都是野生樱桃树的幼苗。山下之地,山核桃种子陆续出土。本来山核桃是农民认可的,他们不得不进行大规模的人工种植,使山核桃成为一个新的产业。只有苦梅树的果实在严冬冻在脚下,全都烂掉了。

明代洪应明的《菜根谭》里有一句名言。“如果道路狭窄,留一步与人同行;如果味道比较浓,减三分给人品尝;这就是一极幸福法。”在人类社会,无论你做什么工作,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我的社会,只有懂得分享的人才能聚集人气,才能成功。其实一个人欣赏音乐比分享好。分享是一个人的品质和美德,是野树的秘密,是做人的智慧。

柿子红,我是柿子树下的小涅槃。忍不住留给后人。

柿子是红色的

正文/王晶

柿子红了,叶子就红了,颜色美,味道甜。我很少尝试。这个季节是我家乡水果成熟的时候,水果很多。柿子不是我喜欢的。

在国香,柿子不会占据主导地位。相连的红苹果充满了笑声,酥梨清脆甜美,葡萄呈紫色。就连村旁空旷的花园里的枣林都是新鲜的。但大多数柿子都是沿着沟渠和悬崖长成茂密的树木,树皮粗糙,树枝延伸,让人想起贾平凹先生在《古炉》里爬屋顶偷柿子的狗尿苔。在过去,这种柿子可以在饥荒时期拯救生命,但现在它已经成为点缀着金色秋天的美丽风景。

李相公路一路往上走,地势越来越高,有时还有土崖。悬崖的斜坡上,一个个矫健的身影立着。看似高大魁梧,其实并不确切。在我的家乡,“邓石”似乎更合适。植根于黄土,头顶蓝天,每一棵树在蓝天的背景下都越来越亮,树枝弯得像龙爪,坚强而坚韧,在沧桑中表现出坚韧,在寒冷中表现出活力,在北方白马山上画绣红色,在红瓦白墙的房屋边缘写下朦胧可读的诗歌,站在闪过的田野上冷冷而独特的风景中。

接近时颜色引起强烈的视觉奇观。树枝又粗又近黑色,叶子不是绿的就是瓷的,红的还是黄的。树木五颜六色,霜冻后不久,它们又被染成红色。不久之后,树叶全没了。如果柿子不摘,树枝硬,柿子甜,树会生动地诠释力量和美丽,刚柔并济。

这棵树站在悬崖边上,遭受着起伏和干旱。说到他们,就像树枝的果实一样平静。它开花落花,自己结果,可以自己解决问题。花果不必疏,自觉掉小柿子,告诉大地太多热情都是浪费。

从悬崖上伸出来的蜿蜒的树木的根是如此的强壮和坚韧,以至于它们转过身又钻回了土崖,它们锲而不舍地铆接着,扎进了土层的深处,静静地站在蓝天下像一幅画,一棵硕果累累的树坚韧地突出来。

这种植物如此精通生存法则。这棵树在哪里?这是土院上的硬汉!

那根树枝上的柿子异常柔软香甜。摘下来放了十天半,皮变得像纸一样薄,肉变成一团蜜汁。甜柔是坚韧不屈的产物。它像水一样好,像硬度一样软。这棵柿子树有过不一样吗?

一些村民采摘柿子,放在路边出售。当他们走上前去的时候,发现这水果里有一些知识:软的,硬的。红色厚的软柿子叫“水柿子”,颜色大黄色的软柿子叫“火柿子”。有不同种类的硬柿子,用温水泡去涩味,采摘后可以直接食用,都是脆甜的。

硬果去皮晾干制成柿饼,霜如雪,软而可口,风味独特,也是畅销特产。

依托北方“旱带”地区杂果的天然优势资源,“优化、混交、精制产品”,果业县礼泉先后建成石榴、杏子、柿子、核桃、李子、冬杏、辣椒7万个

回来的时候经过赵岩路,一路风平浪静。苹果到处都是,石榴变成了森林。路过几个村子的时候,看到树枝上开满了树和柿子,遮住了别人的红墙和蓝瓦。树壮,果香,所以香。张开双手晒太阳是温暖快乐的。

村民陶醉,游客陶醉,山水陶醉,大地陶醉!

柿子

正文/徐一峰

假期里,我把所有的朋友都召集在一起,打算做一个观察记录。

我们的第一个观察对象是柿子树。秋天到了,柿子该成熟了。这些柿子像小灯笼一样挂在树枝上,一个比一个大,一个比一个红,简直就是一个萎缩的太阳。人家忍不住“流口水三千尺”。一阵风吹来,树枝上的柿子摇摇欲坠。我赶紧躲到一边,怕柿子掉下来砸到头。叶子也笑了“萨沙·武贾西奇”。不知道是他们在笑我胆小,还是淘气的娃娃在挠他们。

看那棵柿子树。柿树极其茂盛,树干极其粗壮,古拙苍劲有力,犹如黑龙翱翔,与周围枯枝败叶形成鲜明对比。这时,我旁边的周涵在树上抓了一只猴子“。过了一会儿,几个又大又红的熟柿子掉了下来。我的眼睛很快,我立即抓住了他们。剥掉皮咬一口。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哈哈,我家柿子好吃!”周涵笑着说道。

今天,我不仅观察了柿子的可爱,还品尝了它的美味。多么美好的一天!

饱经风霜的柿子是甜的

正文/水影海岸

省城西边,有一座形似大佛的山峰仰躺着,所以叫“卧佛山”,我们单位大院依偎在大佛怀里。

在一个金秋的日子,走到山脚,鲁豫有一片柿子林。金色的柿子长满了树枝。夕阳下,满山的柿子像金色的龙舌兰。

柿子林深处,有一缕青烟。找烟,几间简陋的茅舍沐浴在温暖的夕阳中,茅舍旁的菜地优雅地点缀着葱、葱郁的白菜、辣椒。在颜色鲜明的山脊之间,一个老人,一个老妇人,一个人种了树苗,另一个人得到了一些水。这一幕温暖宜人,令人陶醉。

走到近前,老人笑了笑,热情地打着招呼。这是两位70多岁的老人。年轮的刻刀虽然在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岁月的风霜染污了他们稀疏的头发,但他们依然兴高采烈,流露出甜蜜的幸福。

老人坐在一排,抽着烟,提起了家常。三十五年前,他们正值壮年,承包了这几百亩荒山,在山上到处种柿子树苗,浇水、除草、施肥、修剪,用汗水浇灌成千上万株幼苗生长。连续近十年,他们只是投资,并没有多大收获。在最困难的时候,连银行贷款和个人贷款都高达10万元。大年三十,他们被债主逼到门口过年。有多少亲朋好友哄着他们放弃了这片荒山柿子林,即使打工也不会一贫如洗。

“比山更大更重的难度,并没有压垮夫妻俩。”老人自信地跟我说了他的“种植理念”。柿树的生长和收获需要“三个必要条件”。

第一,时间。种在地里的树不会结果。它需要年轮才能慢慢长大。没有十年的汗水,没有一棵大树能结果。

第二,基础。人能动就活不了,树能动就死。尽管有猛烈的暴风雨和闪电,但在它长成大树之前,必须在地球上扎根。老两口坚守柿子林35年,从未想过放弃。

第三,阳光。一切都一样。只有聚焦太阳,你才能成长。不管困难有多大,都是乐观向上的。老两口心里总挂着一轮大红日。

听着,恍然大悟。这三个“成功哲学”是老两口近20年年收入过10万的法宝“。

“大叔,我挑了一篮柿子。一公斤多少钱?”面对我的要求,老人笑了:“别看红柿子,挺大的,但是又苦又涩。等你霜降回来,饱经风霜的柿子就甜了。”

两个历经岁月沧桑的睿智老人,不就是一对甜蜜的柿子吗?他们在哪里种植果树?明明是在培养生命!

柿子是红色的

文字/樵夫

在果树中,我最喜欢的是柿子。其他树的果实在夏天或秋天成熟,如樱桃、苹果、桃子和梨。那时候的树还是绿色的,满是果实,满是树枝,满眼都是,感觉不到新鲜。只有这棵柿子树,其他果树都被摘下来了,光秃秃的,树乱七八糟,天冷。而且刚刚红着脸“出来宣布”。

有点像做人。那些喜欢在第一时间出现的人,总是在最拥挤、最热闹的时刻出现,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展示自己的能力;低调的人,再吵,再显眼,也只是埋头做自己的事,从不干涉。

所以,我喜欢柿子树。

柿子树不同于其他果树。其他果树——,如苹果、梨、桃等。——个子矮,大部分水果伸手就能够到。而柿子树则高,没有专门的工具是摘不到的。有一年,好像不是冬天,北京下了一场小雪。海淀有朋友邀我去看凤凰岭的雪,说会顺便摘几个柿子。车子从城市边缘缓缓驶向群山,一路上,眺望着群山,看着近处,“读出了群山中所有的雪色。尽头有一棵大柿子树:叶子完全脱落,树枝像爪子伸向天空。虽然上面没有多少柿子,但是都是红色的,上面覆盖着一层雪,像玛瑙一样。抬头看,蓝天映衬下真的很美。

第一次看到摘柿子的工具。一根长竹竿上绑着一个铁丝圈,头上有一个布口袋。就像布做的鱼护。摘柿子时,提起杆子对准要摘的柿子。当你冲上去的时候,柿子会掉进布口袋里。简单实用。

小时候,天冷的时候,北京街头都有卖柿子的。但是刚买的柿子涩,不能马上吃。必须放在米缸里“ ”。有人说它们是和苹果、梨等水果放在一起的。但那时候大部分人家里穷,很少吃水果。即使他们在那里,他们也无法生存。他们怎么能保存柿子呢?70年代初听说河南信阳用石灰水泡柿子,估计效果会不错。

然而,柿子必须看起来像五六天或七八天。短的话,脱不了涩。当年的孩子掉嘴,都是没泡透就把柿子拿出来。所以五六十年代北京出生的孩子几乎都有过吃涩柿子的经历。

柿子是北方水果,在北京、河北、河南、山东、山西都有。品种很多,比如磨盘柿子、莲藕柿子、牛心柿子、甜心柿子等等。我上中学的时候,有个老师说柿子有一千多个品种,我觉得有点悬,但是几十个甚至几百个柿子是很有可能的。

柿子有药用价值。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具有止血、凉血、润肺、祛痰、活血、降血压、解酒的作用。小时候哥哥经常口腔生疮,嘴巴起泡一辈子,疼得吃不下饭。每次遇到这个,我妈就去店里卖一些带霜的柿饼给他吃。吃完,两天就恢复了。

柿子味甜,很多人喜欢吃。但是,凡事都要有一定的度,这是应该避免的。听说吃柿子不能喝白酒,喝了容易得胃柿病。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在乎真假,注意。

柿子成熟了

正文/秦

一场秋雨和一场凉爽的秋雨,虽然毛毛只有一场雨,但气温明显下降了。秋装登场,夏装入柜。

回家的路上,路两边的庄稼都收割完了,没有庄稼的田地更加开阔广阔。偶尔一片棉田映入眼帘,水蜜桃吐出棉絮,给人温暖。

离家越来越近,路两边的柿子树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柿子熟了,密密麻麻,高高的挂在树枝上,长满了桔子树,有时候两三颗是红色的。我们把熟柿子“叫做红玻璃泡”。真想爬上树,摘一颗咬一口,想象中那种黏滑甜如蜜的感觉一下子就浸透了我的心。

小时候柿子是绿色水果的时候,我和朋友经常去柿子树下找“宝物”。老人经常告诫:“吃小柿子对消费有害。”我们根本管不了那么多,只是拿起软果满足自己的渴望。当柿子变黄时,我们爬上树摘一些,埋在门前的小溪里制作。烤出来的柿子香甜酥脆,成为我童年记忆中最便宜最美味的水果。

秋天种完小麦,各家开始摘柿子。采摘柿子是一项技术活动。如果用手够不到,就用专用工具——夹住电杆。夹杆其实就是把竹竿的一端劈开,切成“鹅口形”,里面插个小棍做成“鹅口形/[摘柿子一定要做“有眼有杆有力”。眼睛对准目标,竹竿“鹅口”对准挂水果的树枝,用力往前推,然后扣紧。当竹竿旋转扭动时,柿子带手柄刚好卡在竹竿上。大人用竹竿夹柿子,小孩则经常帮忙去柿子,去枝叶,轻轻把柿子放进篮子或袋子里。

摘柿子是一项体力活动。过了半天,眼睛酸痛,手臂疲劳,脖子僵硬。摘下来的柿子没有一个愿意浪费的:原封不动地放在通风的地方吃,把已经破了一些皮的硬果去皮,绑在枸橘的刺上,晾干成干柿子。洗软烂用醋密封……

一只狂吠的狗唤回了我的思绪。车开到我家的时候,隔壁爷爷家的老柿子树还站在我家后面的麦田边上。其实很多东西都很特别,不是因为它们看起来很独特,而是因为它们陪伴我走过了人生的一段旅程,承载了太多的回忆和友情,就像这个柿子。

柿子是红色的

文本/朱令

和女儿走在市场上,她拉着我的手对我说:“妈妈,你看,柿子红了。”是的,红色的柿子站在水果摊上,特别醒目。她低头问她要不要吃。她女儿点点头说,“妈妈,我爱吃柿子。”

小时候很喜欢吃柿子,只是因为它甜,不仅甜,而且很软。入口即化。甘甜的果汁让整个口腔变得香甜。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它,以至于吃了一颗后,我总是求妈妈再给我一次。

来到水果摊前,我开始摘柿子。卖柿子的阿姨笑着说:“这个柿子不仅可以当水果吃,还可以和面粉混合做柿子糕,也很好吃。”听她这么一说,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妈妈给我做的柿饼。还是那句话,勇气是一种东西。

妈妈总是用花生和芝麻做馅料,用新鲜的柿子做面条,然后做蛋糕,放在锅里油炸。用新鲜柿子做面条不仅香甜,而且有独特的味道。我妈很少给我做这种蛋糕,而且是每年立冬前后柿子上市的时候才会做。

女儿吃柿子很开心,而我打电话给妈妈问她怎么做柿饼。在电话里,我妈详细跟我说了具体的操作方法。首先,将柿子用开水焯一下,将去皮的柿子倒入面粉中,混合在一起。静置十五分钟后,可以卷成小代理。然后,将准备好的花生馅或芝麻馅包裹在试剂中,卷成蛋糕。锅里放点油,把蛋糕放进去。炒完就可以吃了。我把我妈说的每一步都记下来,打算在课间做些柿饼给女儿尝尝。

柿子红了,秋天快过去了,冬天来了。红柿子总让我怀念深秋的美好。我想念这个美丽的季节带给我的所有美好的东西。只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带走所有美好的东西。就像我这个时候,再也不能牵着妈妈的手,回到童年。

抱着女儿,我和她一步一步往回走。天上飘下了落叶,秋雨也紧紧地落在我的头上。站在大街上,一边感叹着时间的流逝,一边不禁意识到,岁月虽然流水般流淌,但无论事情如何变化,唯一不变的是母亲对女儿的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