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贺卡的回忆 :编辑: 胡剑英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除夕那天,儿子发现了彩色铅笔、纸板和剪刀,说是老师让每个学生亲手做一张贺卡,在新年的第一天早上送给父母。当我在做他的“高参”的时候,我帮了点忙,但我的心想到了我在一个梦幻般的日子里寄出的一张贺卡……

那一年,我在一家小机械厂当车工。我每天工作八个小时(不算加班),干重活。下班后,我总是拒绝同事打牌唱歌的邀请,而是直接回家。在小屋里,我可以休息一会儿,然后看书涂鸦,有时还会发表我的诗。我曾经是安徽省一家名为《淡水河》的民间文学报社的成员,与同样写诗的丁有过多次通信,经常指示我定期写信、邮寄报纸。应该说我们很熟悉,我也很感谢他。但元旦前几天扔进邮箱的年卡,并没有发给这位诗哥,而是发给了一位只有文字的女编辑。

现在只记得女编辑的名字里有一个日语单词,对她有印象和好感,这是因为她在文学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参加同学生日聚会的短文。“头发披肩,没有粉条,一件白色连衣裙,一双白色凉鞋”,喧闹庸俗氛围中的优雅情怀让我难以忘怀。在那个生日聚会上,她送给那个同学的生日礼物是一张精心挑选的贺卡。那张牌很轻很重!

我发给女编辑的年卡对她来说是一样的吗?她没有给我一张温暖的纸作为回报,而是给我写了一封信。她写道,她收到贺卡后,编辑部的兄弟姐妹都嘲笑她,让她买瓜子给她吃!哈哈,就像室内轻喜剧!

多年以后,我们都是中年人了。洛阳尘土飞扬,素衣化为洪水。那件白色的连衣裙是否沾染了岁月的尘埃?她还和我一样默默耕耘吗?言语也滋养了心灵,也许她已经变得更加美丽了!

“爸爸,我能为你写些什么祝贺呢?”儿子打断我的记忆,抬头问我。我脱口而出:时光飞逝,我不变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