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叔叔 、作者: 华琰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我记得那是一个夏天的下午。在晴空下的院子一角,王叔叔穿着淡黄色的短袖,显得相当年轻,侧着身子坐在黄色的藤椅上,翻看着那本大画册,旁边的鸡冠花正在盛开。当时,舅舅年事已高,精力充沛,已近八品,正处于创作的巅峰时期。他经常在家里或学校给学生上课,书法和英语。大叔对人对事认真执着,从不忽悠人。如果他遇到模棱两可的问题,他必须查字典或相关书籍来找出答案。当时没有百度这样的搜索引擎,查资料比较麻烦。然而,他不可能做同样的事情。他经常说,“老师很有必要。”。

在我的记忆中,我叔叔的唐诗选本和书法书籍,包括各种字体和诗歌,都被翻熟了。写书法作品或辅导学生时,不允许打扰他。一直到九品,他的记忆力还是很好的,很多古文诗词随口而出,吟咏在松江,轻轻摇头,微微眯着眼,陶醉其中。我总是好奇地听他说话,佩服他。

听舅舅提起刘无极先生。当时刘先生已经去世,女儿给了她一本叫《刘无极》的书。刘先生的古诗有英译本,包括白居易的《琵琶行》。黄昏时分,夕阳斜照进书房,光影交错。书桌旁的叔叔拿着放大镜照着书,读了一个标准牛津发音的英语句子,然后读了一首古诗。他不时称赞刘先生翻译得好,用得好。遗憾的是,我无法深刻理解英语和古汉语的美,只能怀着无比敬佩的心情聆听。他还提到,他在浙江大学读书时,翻译过外国诗歌,写过英文诗歌,用专名或假名发表在当时的校刊上,也发表在老师推荐的报纸上,其中一个假名是“ Soul ”。是的,用心去感受美,感受社会,感受世界,让美和感受在心里流淌。可以想象,美好的青春里写的诗和文章,充满了情感和激情,可惜已经失传,我再也没有见过。引用大叔的“自我条件”诗“,想把中西合璧,跟着自然用抑扬顿挫”作为诠释。

叔叔酷爱音乐。在霍鲁,我看过他的音乐作品集,包括国内流行歌曲,比如《西游记之红楼梦》主题曲,苏联和日本的歌曲,还有英文歌。

他偶尔会唱一首歌,比如《喀秋莎》,声音不算响亮,但中低音略显沙哑,非常感人。他曾经在新疆班毕业典礼上唱了一首英文歌,获得了很好的评价。他喜爱民国时期的歌曲和歌手,如周璇、姚丽和吴。他在浙江大学读书时,上过钢琴课,跟着王震声先生。有一次,和往常一样,王先生一边弹钢琴,一边欣赏。那是冬天,冰冷的琴房里炭火在燃烧,他被迷住了。他叔叔的棉袄没意识到就被点着了。毕业后,舅舅因为生活原因忙于教学,没有机会重拾弹钢琴的爱好。但是他把这个爱好传给了他的表弟,他的表弟也喜欢音乐,摆弄乐器、口琴、吉他和手风琴。

叔叔和婶婶喜欢画画。除了中国传统的水墨和绿色,大叔还喜欢西洋画,尤其是徐悲鸿的素描。我看过那本画册。应范志超先生的邀请,她把诗送给叔叔,叔叔写给徐悲鸿纪念馆收藏。此后多次写诗“徐工的艺术圈早已声名远播,广大人民群众以精妙”、“开始生活,椽子纵横神韵分明”、“,选拔人才,展现更多情感/[/k13/。我跟着他看书画展览的时候,年轻的时候不懂,但不知不觉中,文学、书画早已生根发芽,深深融入我的生活。

“文化大革命时期”他叔叔的父亲和儿子易先生用毛笔写了的诗,这些诗精彩纷呈。虽然不像一个大草一样的宰相,但字尾的字是连续的,但笔画是一条线下来的,字形和结构与别人和古人不同。他们精致、古板、充满技巧、出众,极难满足。叔叔对子怡先生非常尊敬和爱戴,总觉得他的父亲是无法超越的。他也模仿毛泽东的诗,但味道完全不同,清淡、灵动、飞扬、饱满、优美但不够辛辣。是的,在70年代初,我叔叔只知道自己的命运,但他成了自己的家人。2006年搬家的时候,我发现了几首叔叔写给爷爷的毛泽东诗。我很惊讶!这和我熟悉的他后来的话大不相同。我会好好珍惜的!

才感觉到池塘里春草如梦,庭前梧桐已秋。我叔叔去世已经三年多了,今天是他的百岁生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