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八卦 |投稿: 枫林主人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山上的亭子看起来相当荒凉,露台旁边的石头光秃秃的,缝隙里有灰尘和掉落的小树枝。冬天,到处都是一样的,总是一副寒风凛冽的样子,又冷又干净。如果你在一个悠闲的春天从这里走上来,你可以听到喜鹊在风中啁啾。当时的空气已经湿漉漉的,散发着青草和树木的味道,即使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也仿佛隐藏着无限的生机。当时坡上的杏花早已开了,站在亭栏上看过去。一棵树挨着一棵树,非常明亮和洁白。

很久没有想起春天了。就像一个仰慕者,看到的时候后悔没有和她好好谈一谈。但实际情况似乎并非如此。我记得当时站在花树前,只有眼睛是欢喜的,心里却充满了一丝慌乱。它美丽的时刻来到之前,我知道这是罕见的。我一直认为它很受欢迎,所以我需要少一次看它。所以,当时我的心里觉得有一件事我无法承受。

漫长的冬天,熬过去就不用担心了。在一个糟糕的季节里呆着,等待春天,这是一种内心的平静。晴天,远处的蓝天垂到底,明亮的街道上满是树木。看到这些树干,东拼西凑,有白桦树的质感,就莫名其妙地想起了许巍和蒲姝。空气中似乎有他们的歌声,这是一种与青春有关的味道。

周末,大多数人都很困。如果他们赶上阴天,这样的懒惰会更有恃无恐。窗外的天空,灰蒙蒙的,让人看着就眼皮往下沉,屋里的一切似乎都陷入了迷迷糊糊。冬天的云,没有形状,可以在城市、郊区或山上看到,但它们很轻,没有云层。它们脱去了过去的翻滚形态,抽走了雨和雷,只是无欲无求的散开。爱雪的人喜欢雪的深邃,仿佛雪中有雪的可能。他们悠闲地坐在窗下,如果他们明智而禅,他们的心在无边的雪中游荡。然而,昏昏欲睡的人仍然在睡觉。在他们看来,太阳底下的人都是睡眠不足的,缺少一个沉睡十年依然甜美的深梦,这样的日子可以放心地虚度。

雪的美无需细说,就是过了几天,没有融化掉的残雪就没意思了。院子的树荫,房子后面的墙,还有那黑色的树枝,这些普通的地方,如果沾染了残雪,感觉是清澈湿润的,而当你看着明亮的雪时,你会想起那天的雪。山坡上的残雪更有意义。石头色、大地色、雪色交织在一起,再加上两三棵冰冷的树,几只夕阳的乌鸦,一幅生动的冰雪奇石的画面。在山的另一边,似乎应该有一个隐士住在那里。如果他无聊一段时间,就会来这里散步,这也是一件好事。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残雪渐渐消失了。当时有一半融化在土里,地上留下的湿痕总让人联想到细微的草色。

草暗了,坡上杏花该开了。

山亭边,花雪摇。我怕看了之后又心慌。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