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秋天的优美文字 ,松岛枫

  • A+
所属分类:杂文随笔

与秋天的对话

文字/毕华勇

年轻的时候。总有一段时间你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甚至,喝醉了还傲慢。

和自然界的一切一样,生与死的距离早已被丈量过。一辈子,面对着莫名恍惚的现实。也许你的前方耀眼夺目。也许你一点都不知道,在一个忙碌的世界里,总有一些人不能再平淡了。很多讨人喜欢的东西不属于他们。经历了一辈子的艰辛和磨难,他们一路跌跌撞撞,现实有时会触动他的脑袋和血脉。这边走。当人们分道扬镳时,他们会互相看着对方吗?两颗心会在瞬间留下什么吗?

现在是秋天。这是又一个秋天漫长的年份。我老了,但我仍然向上帝祈祷时间会慢下来。这样的一天对老老少少都是一种折磨吗?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发现自己无法让生活充满能量,我筋疲力尽。孤独,表达世界的方式是如此笨拙。

很多像我这样的朋友,都是从远方发来简单的问候。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最真诚、最善良、最美好的日子,让我回忆、感动。当我扔掉贫穷时,我想象着我后半生的富足。充实一段时间后怎么会遇到这样的纠缠?在城市里,一个作家无助而空虚,社会在变,向往在变,人在变,一切都归结为眼花缭乱后的浮躁起伏,周围的一切都在争相抢购房子。面积越大越好。街道和小巷挤满了汽车。什么人请,请,要注意的都是达官贵人和金钱。如此热闹的生活需要如此多的补充。当我无法应对时,痛苦和美好就失去了平衡。今年秋天。一个人从一个小窗口看一个地方。一些刻薄的话。用笔描述生命的存在。

墨水已经干了。我很久没有想起笔要工作的时候一定要给它能量。

秋雨下,街道总是湿漉漉的,万物生长。这是农村人的收获季节。宁静的村庄以其奇妙的方式让我相信它的长期魅力。我的童年在晴朗的天空下过得很快,被阳光、秋雨、霜和寒风牢牢地钉在脑海里。是真的,我发誓,努力做一个顶天立地,无所畏惧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心还是牢牢地锁在村里的土里。海市蜃楼的视野,慢慢开始缩小。当我向前看时,我不能触摸。无数人经过,快乐的画面历历在目。我也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点累,喜欢在外面生活。

想了很多,想回去,甚至害怕灵魂。人到了一定年纪,总会怀念过去,想一个人静静的坐着。秋天到处都是庄稼和无拘无束的植物。风吹过山丘和山坡,悬崖上的枣树挂着鲜红的果实。偶尔,鸟儿飞过,拍打着翅膀,唱着自己的歌。一对对的蝴蝶。忙着选自己的花,这个奇妙的世界,这个五彩缤纷,我是什么感觉,五感如此麻痹,以至于生命打碎了灵魂还是我燃烧了自己的生命?我曾经追随命运,熟悉残酷。我继续前进,鼓起勇气,希望自己能坚强。如今,哪些重复的故事让我在一个小镇上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我感到心慌,甚至脆弱。

人是如此的脆弱,不用忍受很多事情,就会过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弱点。有时候,在当今社会,我狭隘地思考一个没有靠山的平民是多么渺小和无助,他失去了作为人的尊严,他的权利经常受到损害。如果一个人经常生活在危险之中,那无形的威胁并不是一个人独有的,生活中常见的歧视存在于每个角落。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几千年都无法改变。我们的警惕、猜疑和不信任会让人孤独。一个人的呻吟并不可怕,但就社会功能而言,集体呻吟更可怕。

是的,当一个人误入歧途,身处险境时,他梦想着从世俗冰冷的面孔中找到自己多姿多彩甚至引领的一面。如果他心里有什么障碍,那美好的愿望也到不了彼岸。就像爱情,当美被扼杀,你还会坚持多久?

终于,我停止了一辈子的流浪。最后,在一个小镇定居下来。弥漫在我全身的一种气息,像烟雾一样。很多事情,都是应酬逼出来的。翻看手机收藏里的联系人,今年秋天删了几个死人。我不能再联系了。人与人之间隔着一层污垢,无法交流。这种孤独让我呼吸跳动。如果你想得更远,一个人,一棵草,一只鸟,或者一只虫子,在这个世界上,在自己的舞台上,会把所有的生命、疾病、忧愁和烦恼都交给大自然去冲淡。人们需要组成一个世界,永远在那里,像钉子一样,甚至一言不发。

此刻,秋天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我仍然摊开信纸,用墨水填满我的钢笔。给朋友告白,我觉得很内疚。无论怎样,一个人能走多远都必须坚持。因为很多熟悉的人病重或者已经离开,我在阳光下放声大哭。

人生还有很多历久弥新的事情,我的心里充满了感激和珍惜。我不知道我们有多少人真正了解这个时代如此恶劣的生存环境下的土地和家园。或许,我们更顺从于听领导讲话,忘记了个人忙碌脚步中的一点名利对自己人生意义的价值。

我停下来寻找我的根。

秋季笔记

正文/迎春

一个

日夜栖居在书房里,是一片无边无际、深不可测的海洋,时而将我推向黑暗的角落,时而将我推向太阳的顶峰,感受光明与黑暗的交汇。多少重复的日子把自己变成一个简单的壳,叹息会无助地摇摆,流着螺旋纹。也许是习惯了孤独,随便回首,往事只留下淡淡的痕迹,就像那从未发生过的空水,而那些紫色的记忆渐渐变得陌生和模糊,才意识到一颗柔软的心已经被流逝的时间冲刷。不要唱歌,照照镜子。

“纸上有很多云,半生在磨。”这是一种亲密,是一种身心的热爱,是每天写作的不断反思。我想这就是清代状元纪晓岚面对纸墨得失的感受吧。当时八股文盛行的时候,是从无脂喉咙里传出来的奇怪声音。

在他的眼里,日常生活中不会有缥缈、刺激、神奇的样子,仿佛所有的前辈都只是过客,以循环的方式从他们身边经过。这个想法让我不知所措。

我们都日夜辛劳、奋斗、奋进,在我们不同的道路上艰难地攀登,甚至向前爬行,留下醒目而汗水淋漓的脚印。然而,当我回头仔细想想,比如从后来人的眼光来看,它就像一阵风,一群飞鸟在他们的天空飞翔。

多情在眉,孤在眼。

秋天不是为了示爱,而是为了让一个人看到自己心中的落叶。

秋天是寂静的。反其道而行之,一片过早飘落的落叶提醒了我,或者暗示疲惫也是人生不可避免的过程。

就像人生是一个缓慢起伏的过程,就像一个无法预见的悬崖。这是一条孤独的路,不能再走了。一种苦涩,一种无奈,油然而生。我觉得整个秋天总该有一片落叶,这是我自己的真实写照。

我习惯了台灯覆盖下的无边浪漫风光,习惯了半夜默默浮现的幻想,触动了更广阔的视野。尤其是一个人的时候,我能感觉到自己离白天的行为越来越远。也许,我的时间卡在了一页页的文字上。当我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生活安排成一个美丽的童话时,真实的血肉就像一篇长文的标题,孤零零地挂在一只笔的底部。也许只有努力,却没有收获。我和我的梦之间有一道屏障,让我无法平静地描述和叙述。

和邱合影是一种反复祭拜的纪念。

想起你;但是秋天已经很浓了。

我一遍又一遍地读我的老作品,除了惊叹我的勤奋之外,几百字的出版也有几千字的支撑。我身后的那些片段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带回了最初,让我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让我想起了欢乐的雏形。

更多的时候,我的心情总是那么安静和冷漠。我喜欢出去看秋叶漫天飞舞,飘落着永不泄露的秘密,捡拾着玩,如一双心爱的手心捧着另一双心爱的手心,深情有力,渐渐抚过生命中最纤细的丝线;我也爱怀里秋风的魅力。例如,一首深沉的抒情诗被一些哑低音慢慢地读。是恨,是悲,是恨,是爱,让人着迷于惊喜,觉得身边有无数的梦想在闪耀,像秋水一样蔓延,无从谈起。这时,美妙的音符闪烁着,在心上打着旋……

回忆太遥远。我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我该如何面对赛季的烦恼呢?

我所经历的过去像秋水一样蒸发了,剩下的都是聚集在我眼中的泪水。在我写前面的字的那一瞬间,我能感觉到两块黑色的巨石从我的眼前突出,垂直地砸在我脚趾前面的地上。然后,同样的颜色像沙尘暴一样降临在不透明的视网膜上。一瞬间,像海浪一样高的夜风把我完全吞没了。

如果说我的眼里有流动的沙丘,那一定是童年记忆里真正覆盖城市的风,是大地的尘埃覆盖了我的灵魂。当我有了清晰的视野或者什么都不做的时候,对我来说,失去的时间和未来的时间依然会存在,没有开始,没有结束,依然。

深秋的寂静。我一个人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回忆着中秋节晚上妈妈擦干净的各种器皿:筷子、茶杯、酒壶。乡村庭院简约,视线尽头化为一轮明月,触动更为广阔细腻的亲情。西北屋透露出新切木材的涩味。土壤摇曳着白菜和葱叶。父亲走路的声音,“咚咚”来自工作时伤到神经的病腿下面,像咚咚一样,让遥远的荒野变得遥远而苍茫。在我长大到可以结婚之前,我再也听不到那个声音了。我妈昨晚中秋住院,第二天就去世了。当我醒来转身,窒息在死亡之下起舞。然而,谁又能真正体验到从出生到死亡的内在过程呢?这个影子勾勒出了人生的突兀与无常。

在地球上,也有一些长寿的老人。黄色像那些千年老树一样让我肃然起敬。

北京的秋天

文字/莫阳雪

北京的秋天悄悄溜走了。前几天,还是暖风。一场小雨过后,秋风阵阵。

秋雨第一个来,算是夜雨。它开始在晚上涓涓细流,直到深夜。就像偷袭夏天的余热。虽然没下多少雨,却一扫之前的喧嚣,赶走了楼下原来街道的热闹。昏暗的路灯下,一些行人撑着伞大步走过,而喜欢下雨的人在雨中迈着小步,三两个互相玩耍的孩子偶尔会听到阵阵咯咯的笑声。

一阵风吹来,楼前的梧桐树摇着树枝,发出沙沙的响声。树叶颤动着,抖掉了难以保持的雨滴。它们像阵雨一样落在地上,也碰巧落在了刚跑到树下的黑狗身上。黑狗停了脚,抬头无助地看了看,呜咽着,抖了抖身上的水,跑开了。令人心痛的是它回头看的样子,眼神里带着一点惊讶,一丝愤怒,最后变成了无奈。“ buzz ”,一个臭女孩刚好停在她面前的纱窗上,愣了一下,清理了一下脚上的水迹,慢慢爬了起来,比夏天的时候差多了。它艰难地爬进窗户轨道的凹槽里,仿佛在寻找一个可以钻进去的缺口。窗户一开出凹槽,我就关上了。吓得臭姑娘跌跌撞撞地倒在窗台上,挣扎着翻了个身飞走了。

街上的烧烤摊和桌子都关在棚里,隔壁的面馆生意开始红火起来。远远望去,只见桌子上摆着一碗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食客的筷子在面条中搅动,然后拿起一把锁送到他们的嘴里。仿佛听到耳边传来吃面条的声音,心里顿时暖暖的。

这家面馆的老板是一对河南夫妇,平日里不怎么说话,但总是面带微笑地和人打招呼。女人不仅要负责招呼客人、收钱,还要带面等。,而男人应该做面条,拉面条和煮面条。生意好的时候,两个人总是很忙。也许他们有一个要在老家高考的孩子,或者他们年迈的父母。生活使他们在这个城市很忙。客人越来越多,锅里的水不停地翻滚,冒着热气。男人们熟练地拉出面条,有时用毛巾擦擦额头上的汗水,脸上却露出幸福的笑容。从秋天开始,从秋雨开始,他们的生意慢慢红火起来。

抬头望去,周围小农家乐建筑发出的微弱光线在细细的雨声中交织,颇有几分江南水乡的意味。象山山顶的灯还亮着,整个山在这个雨夜里只能看到一个黑黑的轮廓,和周围的野山一起在这个秋雨之夜里寂静无声。想必雨后是爬山的好时机,寻找红叶和秋景的游客的足迹会让这片被秋雨滋润的土地活跃起来。

秋雨来了,北京的秋天开始了。

秋天到了

文字/香味

柳湾湖平原宁静,初春冰雪还未完全消失,柳枝还未发芽,既不萧瑟,也不繁华。柳树静静地挂在湖边,湖里有蓝天白云,非常美丽。

我一直计划夏天去那里,但由于各种原因我没能去。匆匆,春天过去了,绚烂的夏天过去了。尤其是夏末,气温高了十几天,每天都很想念柳湾湖。湖边的柳荫很厚,一定是放暑假的好地方。因为天气热,我总是害怕出去。另外,没有合适的人和我一起去。我可以一个人去,但是我害怕一个人。另外,如果你一个人游泳,无论风景有多美,你都会感到悲伤。你不能让坏心情在这么好的地方受苦,会耽误的。在彷徨和向往中,秋天来了,这真的回答了那句老话——时间不等人!

立秋已经半个多月了。如果你不去,你会死的。我真的很焦虑。我和一些认为志趣相投的朋友约了时间,以各种理由拒绝了。生活真的就是这样,还有一厢情愿。我在等谁?我走了十分钟才走完,却从春天走到了秋天,终于在这一天到达了柳湾湖。太美了,柳树还静静地映在湖面上。三五片芦苇点缀着湖光山色,不多不少,不高不矮,十分醒目。几朵蒲公英灿烂绽放,种子浪漫生长。只要有风吹过,他们就会开始一段浪漫的旅程。只有当它们辉煌地走过春夏秋,它们才会以朴素的优雅在秋风中摇曳。只有有心的人才能领略它的魅力。

待在静谧的湖边,向花草低头,树木生机盎然,成熟饱满,终究是秋天;抬头望去,天高云长。一些不知名的水鸟在柳树尖上怒吼,一眨眼就飞回来了,在水面上下飞舞。这些淘气的精灵在向我展示他们的天赋吗?“扑通扑通”声音此起彼伏,仔细看看:鱼!有这么多大鱼上蹿下跳。一定很闷。跳出来透透气。蹲在湖边慢慢看,黑鱼游过来,让人痒痒的。我真的很想抓几个烤了吃。

“拿着这朵花。”休闲庄园的老板娘看到我不断拍照,热情地和我打招呼。和她一起来到门口的,是几盆花,非常艳丽,花朵巨大,有六七寸,品种稀少,有大红色和玫瑰红,太鲜艳了,有点晕。她小心翼翼地帮我拔叶子,让我拍花。她从不同的角度拍了很多照片,她满意地笑了。我也由衷的称赞:“你的花真的很美,这是个好地方。”她笑了笑,有点害羞。

热爱生活的人!

“你去坐在那里”。顺着她的手往下看,湖边有一把木制摇椅。我赶紧走过去坐在上面。真的很愉快,但我只是不愿意发现得太晚。静静的享受,偷偷的享受,终于没有错过错过的风景,于是秋天来了。

秋夜

文/西江明月寒

在这个秋夜,我小心翼翼地拾起月亮。

我一直认为月亮最适合秋天。就像绿色适合心情,红色适合庆祝,春天适合郊游。

你看,在我心里,夜是干净的,明月高照,照亮了稻子回家的路,唤醒了困倦的昆虫,歌唱着。乡村的山歌随着一声声溢出,不知不觉间,秋天已经浓了。

就连走了很多年的黄牛,也在梦里转过身子,长长地打了个哈欠。走了千里之后,我又一次走回了记忆中的家。老牛应该知道月亮的美丽。——月光覆盖着它,月亮在它的眼睛里荡漾,月亮把它耕种的田地照成了一个银色的世界。

做饭的烟已经淡了,全村的妈妈都在同时叫,但还是叫不回玩的孩子。

堆积如山的大米是生命之山,孩子是山里的兔子。在饱满的米饭里,有一股精神的源泉。那一年,祖先把自己种下了种子。在这个秋天,后人在收获中举起了祖先。

一辈子,一个秋天真的很短。

春天的蝴蝶太短,飞不进秋天的门,夏天的荷花太短,在秋天的波影里凋零。

在我心中绽放的花朵,怎么会选择枯萎?就像过去岁月的柴火,依然在家乡的厨房里燃烧,就像儿时的欢笑,不时被秋天的大手珍藏。

地上的落叶不是人生的遗憾。又一次离别后,我懂得了在一起的珍贵。

秋月照耀大地。秋风让人打扮。其实,夜是一首歌。一首诗。缺乏语言。

声音慢,声音长。我一动不动地坐在秋天的石板上,月光洗了我的脸,昆虫的声音触动了我的心。沙沙的响声,是谁在思考和期待回来。

我多么想留在这里。

好吧好吧。很好,和秋天谈一场致命的恋爱。

不要说我爱你,不要牵你的手。

只是默默的看着对方,静静的待在一起。

就像梦里的翅膀,又白又嫩,却带着心中的温暖在蓝天上高高飞翔。

美碧春天的秋天

文/光

秋天,我又去了美碧泉,离第一次去大约十年。

久而久之,湄碧泉依然藏在龙眠山。只有那些树更密,密密麻麻的小草已经走过了几个春秋。还有山间回荡的鸟鸣,秋虫的鸣叫,“ ”风吹树梢的声音,甚至还有“滴答”溪流的声音,一下子汇聚成一曲交响乐,让我好奇他们是谁。登上新月,清代“桐城派”姚鼐,明末宰相何汝冲,宋代大画家李等等,都见过这些树,踩过这些草,听过这些声音。但现在这些都是他们的接班人,在他们之前,他们都和人一起沉入了历史。

在这些人中,姚鼐是在三月的春天来的,那时草木茂盛,树木葱茏,美碧泉周围的风情自然摇摆,所以姚鼐欣然写下了《尤美碧泉录》。何汝冲请假服侍母亲,在龙眠山住了几年。闲暇时,他寻找李活动的轨迹,一年四季都可以在山里行走。但是无法验证他在悬崖上刻的“梅碧泉”这几个字是不是秋天做的。宋代大画家李,晚年隐居于龙眠山,人称“李龙眠”。他有足够的时间在龙眠山散步。他的画《龙眠山居图》本该有梅碧春的美景,但他的画有没有带着梅碧春去秋日学墨?我不知道是因为太远了。

“三月上旬,他跟随西方进入……”。这是姚鼐在《尤美碧泉录》中说的。姚鼐寻找美美碧泉,自然是一种追求,或者说是对先人曾经停留的一种尊重,说明这个春天是。当时他沿着小溪走来,两岸的美景让人应接不暇。但是来了两次,只能选择秋天,只能沿着山走,因为原来的小溪变成了水库的背。秋天,这里的水已经干涸,变成了涓涓细流,可以跳过小溪上的大石头。

然而,在我的两次秋游中,我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路,但都是有意义的,这都归功于秋天的山水,它们丰富的肢体语言让寻找美碧泉变得更加有趣。因为季节的关系,这条秋溪比上一条要细一些,但光秃秃的岸边还是有一些绿草,也有一些枯萎的草茎,有时还点缀着细小的黄花。在稍高的岸边,我还在一棵柳树下发现了一丛芦苇。他们在风中摇动白色的芦苇,像一群女人在跳舞和窃窃私语。随行的人中有几位女诗人忍不住。他们跑去站在芦苇丛中,阳光照射下来。虽然女诗人和芦苇各有魅力,但它们融合在一起,创造了不同的美。

踏着松软的泥土,我来到了美碧泉所在的山上。然而,茂密的灌木和树木掩盖了这座山的神秘,山路实际上从脚下消失了。目前,有一个密集的山坡。为了找路,大家都爬到山顶找路,我却独自一人走着,用我过去的印象去找。好像有一种指令,不知不觉就把我引到了山路上,但路上早已长满了茂密的竹子和敦实的灌木。上面覆盖着腐烂的枯枝落叶,覆盖着凹凸不平的山路。如果去美碧泉,一定要低头,双脚踩着落叶走路,这是对美碧泉的一种尊重。

再一次,应该有足够的感情,心中有一股澎湃的力量为它写下另一段文字。但当我踏入美碧泉的山路时,我跌跌撞撞,不知从何说起。没看到姚鼐先生写的石马。我只看到路边悬崖边的一棵乌桕。这棵树的黄叶是如此可爱。它就像一团黄色的火,在山岚燃烧,那里的着墨明显不均匀,只有一些枫树像它一样黄。这些是秋天的颜色和语言,那么小,那么无边无际。

山路两旁,有的草还是绿色,有的是黄色。两边的树有的还绿着,有的只是光秃秃的树枝,更多的是两边茂密的矮竹林,无时无刻不伴随着去美碧泉。穿过它们,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被杂树和矮竹林包围的山潭,但里面的水干涸了,大面积的水生植物茁壮成长。山池内部是一堵人工砌成的墙,并不是美碧泉所在的岩石,而是外面长满了灌木和草,似乎掩盖了一堵石墙。当这些被分开时,悬崖壁就露出来了,但上面没有石雕的痕迹,这让我有些失望。

转过身,往回走,然后穿过茂密的竹林,那是另一个山潭。当你往里看的时候,你会发现还有很多水。可惜有一半被水草占据,后面的几个悬崖都被树枝和草覆盖,你无法知道上面有什么。当我们要离开的时候,成千上万的阳光突然从天而降。唉,金色的阳光齐刷刷地射进了山塘,我们一下子被它包围了,都成了幸福的人。

这个山池是美丽钢笔的喷泉?当然不是!一动不动的水面上,有细小的浮萍,苍劲的小草,一棵树横卧,在那里可以看到春水的泛滥。一个撑着伞的女诗人走到一边,一个词“ ”出现在阳光下。秋风中,山上的几片枫叶飘下来,落入水中,一动不动。女诗人捡起了一片枫叶。她盯着它看了几秒钟,然后把它放回水中。它仍然一动不动,安静而安详。

再往上,有一个山潭,峭壁裸露,模糊得像石雕。有人想把上面的青苔去掉,也有人从杯子里倒水洗,干了以后真的像石雕一样。当时人们还挺得意的,以为上面的铭文是“美碧泉”。悬崖附近和上方仍有岩壁。可惜的是,这里有很多茂密的树木和灌木,所以越高越难走,所以还是算了吧。

这些山和潭应该在美碧泉周围。今天植被好,山里有些空旷的地方又长又密。在这些密集的地方,我发现了一棵杂树,靠在上面,阳光的雾气散落在密集的地方之间,看起来像是过去的仙境。恍惚中感觉太阳在吸收美碧泉的水分,把这些树照成文字,把这些草照成标点,它们在阳光下升起组合,组成一个自然的篇章。我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当我转过声音时,我站在阳光下一言不发。

回家后在网上放了美碧泉周围的照片,朋友说美碧泉就在附近,悬崖上有石刻。看来这个秋天,我还是找不到美碧泉,只能等下次再来了。然而,我想,这一次,我也有了秋收。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