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自行车 |投稿来源: 马江和风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是我们这个时代所谓“三大件”之一。有凤凰、永久、飞鸽三个品牌。自行车是除了汽车之外最简单的结构,能让人无法接触地面,还能滚远。对于农村孩子来说,骑着它似乎能看到外面的风景,渴望和渴望的内心充满了纯真和梦想。

学习骑自行车并不难。但是,自行车的高度对学习驾驶有很大的影响,尤其是对儿童来说。当然还有大人教的方法。想象一辆重心小重心低的车。即使它摔倒了,你的脚碰到了地面,也不会发生什么。就像现在,孩子两三岁的时候,可以骑一辆两边都有轮子的小自行车。不像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很小,但是我们骑的车基本上是26英寸。脚不够用,只能用半条链子踩上去。我们一般称之为“骑半链”。遇到危险,猝不及防的把你倒吊起来是正常的。许多孩子,甚至许多成年人,为了学会骑自行车,跌倒了,遭受了很多痛苦。割破他们的皮流血是常事。另外,大人教孩子的时候,一般都会教:屁股不要扭,手要直握在车把上,看距离等。,然后说你是拿着后座,其实你是拖着。人不会骑,车肯定是歪的。车倾斜的时候当然屁股会扭。怎么能叫不拧呢?越扭曲越不稳定。双手扶着车把直,车子稳的时候可以,可是车子歪的时候怎么双手直,尤其是车把款式要转弯的时候?让人看远处很有意思。我的理解是:不要只看当下,要寻找平衡,哪怕心里不怕平衡。这个我有点赞成。那时候,我在教我九岁的儿子骑自行车的时候,并没有那么难。第一,自行车只有二十寸;第二,我教会了你这一点:你把双手握好,想尽一切办法坐着不动,靠感觉。就这么简单。也许我儿子不傻。他在路边来回走了两三次才学会。

我好像没有学过很多次骑自行车。每次我二姐基本都是带我去的。起初,我看着别人骑在我门前的小广场上。我很羡慕,偶尔有机会试一试车。后来在村前小学操场转圈学习。就在我二姐订婚之后,我二姐夫的自行车来了。我学会开车的机会真的来了。汽车一发动,后面就跟着一大群人。有的人是去观光,有的人是看眼上瘾,更多的人是想有个骑行的机会。都是邻居,村里的乡亲,说什么。所以一般都是轮流来,你去两次,我去三次。有一次,二姐的一个同学也去了,她可以绕着操场骑。我开始着急了,就跟二姐抱怨了:“她骑了好几次了,怎么还不下来!”,刚被同学听到。结果她的同学不高兴地下来了,二姐很尴尬。轮到我学车的时候,二姐会把它抱在身后。我在上面踩了半圈半圈,自行车时不时吱吱作响,就像踩在岁月的年轮上。我们村的人说学骑自行车要摔好几跤,大家都信。但是我真的只摔过一次,摔的不重,那次摔完又爬起来骑,感觉有点奇怪。不需要大人的帮助就可以学会骑自行车,也就是脚踩三脚架就可以骑。一旦车要倒了,你的脚就能马上着地。当然,一定要聪明敏捷,一不小心就会摔倒。公交车上不会摔倒还能骑就学会上下车。我们上下车都是把脚放在那个地方的车轴上,不然脚不够长上不去。有时候为了上车,你要先跟车跑几步,然后马上就起来,看起来也挺潇洒的。

在我学会骑自行车后不久,我不知道我从哪里得到一辆坏自行车。据说是坏了,因为看起来有点生锈,还因为一只脚上只有中间的杠杆。本来应该是星期天。有些同学似乎想证明自己的驾驶技术什么的,也向往城市,于是决定骑自行车去福州。要知道,要走几十里路才能到,还得来回。我们也知道我们会累,所以我们应该去村上砖厂,把自行车放在砖车里,然后再骑。大概是到了城门那个地方,估计离城有一半的距离,就下来了。我骑的是老爷车,由于遇到紧急情况脚不能着地,技术不成熟,就开始和同学战战兢兢地在城市里穿行。我记得福州的路很拥挤,骑自行车的人很多,所以我被困在前面的路上时不得不下车上车。从准备下车到落地,至少要十秒钟,然后还要十几秒钟才能上车。他们其他同学都比较大,骑的也比较好,所以我经常掉队。有时候用力一推还是追上去了,有时候摔的好远。那天去福州玩记不清了,好像也没去,只是沿街骑行。记得骑下坡路的时候,冲的太快,人太多,也懒得上下车,就一直冲,远远领先车队。我没有越来越多地找到他们。我下了车,等了一会儿,但很久都没有看到他们。我想可能是没看清楚的人太多了,也可能是冲过去的。算了,自己坐车回家吧。后来得知同学以为我骑不了那么快,突然发现我不见了,就停下来四处看看。想他们之后,他们不知道怎么想,怀疑我可能去福州我姐家。然后他们悄悄去我姐家侦察,怕被我姐发现,确定我不在。结果,他们回家比我晚得多。我们早上8点出发,晚上10点左右到家。我的家人非常担心,我们筋疲力尽。离开他们之后,我一个人沿着路走,只记得天快黑了,脚疼得一点一点的骑回家。到乌龙江大桥峡谷南段,我也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经历。在峡谷南段下坡时,速度非常快。一拐过弯,就看到前面几米外的自行车道上有几辆三轮车拉着生意,挡住了路线。离公路外缘最近的那个,原来是我的邻居。我赶紧喊了他的名字,叫他让开,以为能让我过去。但是他好像没听见,我有点害怕。因为不擅长上下车,犹豫也来不及,就沿着只有十厘米宽的沟壑边呜咽着。那真是千钧一发。我以为我在沟里受伤了,但后来我觉得很幸运,认为我是个好司机。我到家时已经八点多了。回到家,我不敢告诉父母这一天的细节。爸妈没多问,也没怪我,只是心里有点害怕。

我经常记得大人们带我坐在自行车后座的情景。我双手紧握车座下的弹簧,随时闻到大人飘来的樟脑味衣服的味道。我看着不时从车旁经过的片片田野风光,风吹着我稚气的脸庞,却感到一种惬意的温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