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吴冶居 ,创作者: 琴声何来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村东的两栋半瓦房,大院子,小池塘,野柑……老房子的记忆永远不会随着青春而褪色。

读家谱,我们知道我们的老房子是由我们的曾祖父建立的。曾祖父的父亲年轻时独自住在村子里,成了富人家的房客。财主和村民见他老实肯干,就允许他在村角搭了两个茅屋。从此,大寨里又多了一个姓张的,姓沈,姓陈。他到中年才结婚,只把我曾祖父当孩子养大。幸运的是,我的曾祖父诚实能干,能够管理账目。他和富人的儿子一起长大,成了家里值得信赖的人,所以渐渐有了一点积蓄。在财主家的支持下,他从财主家一位孤寡老人手里买下了5栋面朝东的瓦房,从而结束了他以前的平房生涯。当我到达我父亲家时,卜儿的家庭人口众多,住在三个房间里。我父亲得到了一个半房间,后来攒钱买了半房间。在南墙外建了半个房间。北房前半部分是父母,后半部分是三兄妹。南房大部分是正房,大厅后面放杂物。后盖一半是厨房,与大厅后面相连。

所以,这座老房子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很普通的砖木结构,泥地板,看似薄,但很结实,我对房子装修没有记忆。

老房子位于村子的东边,前面有一个大院子。医院前的大片农田里散落着几个小村庄,北边有一条通往镇上的路。水稻通常在夏天和秋天在地里种植,小麦和油菜在冬天和春天种植。一年四季,村外都有巨大的画板:春夏黄绿,秋天金黄,冬天只有微微的空旷,只有孤绿。

但我最喜欢的是我的院子。

院子和农田之间有一个小池塘。野生柑橘就在旁边。池塘边建了五六个台阶,在大树的掩护下,池水一年四季都是暗绿色的,看起来深不可测,神秘莫测。当然,我的表兄弟们非常大胆。我记得有一次,他们排干池水,抓了一些小鱼,然后挖到泥里,泥鳅、鳗鱼,还有很多其他的。

村里种树的人不多,种果树的更少。院子经常被用作打谷场,院子的一侧经常建围栏,里面种一些蔬菜。我们两家相连的院子里有几棵大树。桃树和枣树种植在卜儿院子的最北部,而生长在水池边的野生柑橘种植在我们的南部。据家谱记载,这棵树是我曾祖父买下瓦屋后种下的。老人希望我们张家像柑橘一样,然后人就兴旺起来。我曾祖父摘一个小小的野生柑橘的时候,我小时候已经一百多岁了,这真的见证了我们家的发展壮大。柑橘不高,但又厚又壮。树干不到半米就分叉了。当它盘旋起来时,会发出许多分支,就像一个牢牢插在地下的巨大风扇。它一年四季茂密翠绿,成了孩子们爬上爬下玩耍的天堂。

春天,北院桃花盛开,真的很美。春末夏初,柑橘枝叶间迸发出星星点点的小花芽,渐渐有一股清香蔓延开来。很快,花儿就盛开了,树下每天都下着雨,树又软又静又白。香气越来越浓,不用闻,自然充满心脾。我喜欢橙花,它温暖而繁荣,芬芳,温柔而清新,害羞。据说它的花语是“新娘的欢喜”,真的很贴切。

小橘子密密麻麻地挤在一起,长到豌豆大时,一个接一个地掉下来。我爸说橘子晒干了就可以卖给中药铺,所以我们是我爸的小帮手,每天采摘、切、晒、收,一会儿就忙完了。我父亲是村外一所小学的老师。他中午回家吃饭,放学比较早,而我妈在离家很远的工厂上班,所以没有空余时间。

最后是摘橘子,大厅里一筐又一筐。远近的孩子一个接一个来买,每个两分钱。为什么这么便宜?因为它是酸的,它是如此的酸,以至于它不能碰你的嘴。基本上只有买了才能玩得开心。孩子们能吃和玩的东西太少了。即使不能吃野橘子,有一个也比没有强。虽然酸得要命,但我每年都尝试,好像总希望能得到一个不那么酸的橘子。挑一个黄皮的,剥开,闻起来香,手上有油。浅红饱满的水果花瓣深深诱惑着一个贪吃的孩子。仔细吸。天啊,酸汁碰到舌头,满是兴奋,五官缩成一团。世界上还有更酸的吗?看着手里的橘子,我不能吃也不能扔。真的很无奈。唉,我们只能把几根棍子串起来,放在枕头上,放在柜台上,挂在钩子上,观察它们的形状,闻它们的香味,谈论它们的渴望。

我喜欢坐在树下,读和写柑橘开花结果的日子。我很喜欢我爸爸的笔记本,所以我想在上面写干净的字。于是,我让父亲在树下摆了一张小桌子,配上鲜花和水果,坐在那里静静地抄写课文。后来我看了更多的课外书,迷上了抄书。

夏天晚上在院子里乘凉也很惬意。大人说闲话,孩子躺在垫子上取乐。有时候,当我们玩累了,大人就安静下来,在晚风中闻着橘子的香味,听着青蛙和潺潺的声音,睡着了。我妈妈喜欢听越剧。有时候我和姐姐演英台和熊亮,演一部《十八恋》。我妈妈很着迷,称赞我们唱得很合口味。我的母亲,累了一整天,躺在门廊昏暗灯光下的凉榻上,眯着眼看着去看歌剧或轻声哼唱,她的脸是柔和的,她清秀的脸是美丽的。

全家人都对这棵树充满了感激之情。不用说,这里一年四季绿意盎然,花果芬芳,在这贫瘠的日子里,也有一点金钱的贡献。等我们长大了,平房要改造成两层楼,方向需要改变。这棵树完成了它的使命。一棵树可以见证一个家族的历史,为这一天增添色彩,让家庭的记忆充满温暖和芬芳。

不幸的是,这五栋老房子不时冒出浓烟。最大的争议发生在财产分割时。其实只是一点家用工具和生产工具。我记得白天,院子里有成堆的东西。晚上,我在村外玩完回到家,看到院子里有很多人。我妈在自己的大厅里哭,把我吓傻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那以后,两家人的关系经历了风风雨雨。到我们盖楼的时候,关系又恶化了,最后断了。爷爷奶奶有气,怎么不甘心看到这一幕。当然,我们的表兄弟基本上可以相处得很好。大堂哥还是经常和我爸妈在一起走动。

近年来,城镇规模不断扩大,我们的老房子,包括整个村庄和附近的几个村庄,也进行了整体改造。如今小区多,道路宽敞,卫生院、湿地公园、超市、学校、医院等相继建成,可谓美不胜收,繁华无比。我们再也找不到任何村庄和老房子的痕迹,它们和过去的岁月一起,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中。随着生活环境的变化,也有人们的思想观念、生活生产方式等等。时代总是在变化的过程中前进。

每次去父母住的小区,看到大门上刻着红色的字“美好生活”,心里就会觉得暖暖的。这不就是自古以来全世界永恒的愿望吗?今天,它越来越成为现实。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