搓澡工小胡 ,文章作者: 一片孤城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长期生活在钢筋混凝土建造的森林里,身心布满灰尘,需要清理。洗澡必不可少。经过大浴池、休闲池、牛奶浴等。,大街小巷的普通浴池最适合人。所以,我遇到了小虎,一个洗浴的工人。

小胡其实也不小,40多岁,灵璧人。初中毕业后,很快就在邻村认识并订婚了一个女孩,在一次喜事中结婚前没认识几个人。一个懵懂少年完成了人生一件大事,小胡的父亲松了口气,等着抱孙子当爷爷。这是当时当地人习惯的。其实应该算是早婚吧。他们婚后有三个孩子。老大是一个已经在蚌埠工作的女儿,另外两个是在灵璧读书的儿子。沉重的生活负担让小胡和妻子早早起床,为生活而努力。我老婆伺候公婆,也和父母弟弟一起伺候自己的田地。大部分村民外出打工,部分土地转租。小胡弟弟在宁波工作的时候,会把它送给弟弟小胡。他不需要任何食物,不需要任何补贴,属于小胡。淡季的时候,小胡出去做了几年灵璧县的洗浴工人。不过按照小胡的说法,灵璧毕竟是县城。县城出来洗澡的男人很多,很多需要其他特殊服务。搓背的人真的不多。即使有几个人累了一天,也没几个人“狼”,搓背生意比较难做。去年10月下旬,小胡来到蚌埠,寻求赚取更多的门票。要知道,两个儿子都在农村,光是娶个媳妇盖个房子就要计划杀老子。

去年冬天的一天,我去我家门前的澡堂洗澡。这些年来,随着本地浴池的迅速发展,包间的迅速崛起,我已经不习惯在公共澡堂暴露自己了。可能是心理因素。刚进的时候,适应不了。不过小时候龙康区有个大澡堂,十里八巷的泥堆子要在那里洗澡。早上黎明前起床,在街上洗澡。下池的时候是酱油汤。如果下午去洗,基本上就是一个混沌的世界。由此可见,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无奈,去了二楼的包间,空调恢弘,温暖如春,和一楼熙熙攘攘的普通泳池截然不同。小池子里,就我一个人游泳,浮偷半天闲,又浮又沉又逍遥。人是愿意享受各种福报的,但不是各种犯罪都可以容忍的。似乎贪图安逸不是罪。澡堂老板走过来问我,要不要搓背?我随口说了一句,请给我喊一个。过了一会儿,小胡蹬蹬地上去了。身高180cm,身体强壮,腹肌若隐若现。我被我古铜色的皮肤和傻笑深深打动了。第一印象不错。因为洗澡,我见过很多洗澡的工人,特别是大浴池之类的。大部分都是用浮毛草和蜻蜓水工作的。另外,盐浴、全身撒盐等物品都是随意收费的,比较贵。如果身心俱疲,就无法享受一个从脏到干净的难以形容的美妙过程,就会戛然而止。而且皮肤已经红了,连痒处都还顽固地提醒你搓背是多么的转瞬即逝。

小胡很努力。这个搓背的过程是一个失传已久的完整过程。澡堂飞的像云雾,毛孔烫的像熨斗。没有什么不舒服不合适的。也许第一次,小胡很努力,我也很享受。这个结果可能正是我和小胡想看到的。从那以后我就来这个浴池洗澡,其他的洗浴人员也慢慢习惯了。当我看到我的头转过来的时候,我喊小胡干活!小胡还是挑出窗帘,还是微笑,打招呼。或者密集的澡堂里传来一声巨响,我知道他在工作。这时,我会泡一会热水,等待小胡的到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响起,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暂时忘记了世间的烦恼。每次从澡堂出来,都觉得神清气爽,神清气爽。我甚至觉得自己轻如燕子,几乎可以在蓝天翱翔。这种默契是慢慢形成,慢慢沉淀,慢慢积累的。洗澡不再无聊。洗身体的时候,也可以洗心。三天不洗,感觉浑身不舒服。洗澡的时候,方施施然把脸转过来。

春节前搓背的时候,我问小胡什么时候回来上班,他说过年第三天回来。春节过后,我和那个洗澡的家伙兴冲冲去澡堂的时候,可能是因为过年的原因,没几个人来。然而,小胡再也没有出现。突然有种怅惘的感觉,无法摆脱。湍急的水流冲走了这份忧郁。小李忙着给我揉背,说小胡没回来。言下之意是,这份工作将来属于他。字里行间,飞来飞去,脚踏实地,真的很辛苦。

回头一看,不禁哑口无言。小胡自由了。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小胡就再也没有消息了。他从来没有和我签过合同。再说就是签合同。这个社会,有几个人不讲诚信。更何况洗澡的。小胡的妻子身体不好。她需要照顾农村的土地,年迈的父母也需要他的照顾。农村土地流转也是小虎新的生活来源和新的希望。城市化,镇上的澡堂也需要人力。小胡回到了他出生和长大的地方。而我离家乡越来越远。只有梦还依稀记得,土地,蓝天,羊群,河流;记得蓝天下,一个少年牵着羊沿着清澈的小河歌唱。羊群静静地吃着河边茂盛的杂草,听着孩子们唱歌。幸运的是,我仍然记得我从家乡来的路。我还是想回去。在老家的澡堂里洗澡也是梦。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