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也周庄,雨也周庄 、撰稿人: 毛宗胜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去过苏州两次,但不好意思说周庄。今年五月底只去过一次。我很早就很羡慕周庄,它有着中国第一水乡的美誉,是中国首批5A景区之一。2003年,它也被评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这么有名又精彩的古镇能不去吗?不乱逛,心里会有无尽的遗憾和失落。

苏州火车站前的一家旅行社,一个服务员亲口对我说:“周庄和同里属于江南古镇。两者的区别在于,周庄商业气息浓厚,同里古朴,那里只有寂静和宁静。”同伴们争论了很久是去同里还是周庄,最后还是同意去周庄,因为毕竟周庄远比同里有名。

那天天气多变。一到周庄,导游就下车买票。当时太阳还很高。为了方便,游客下车时可以感受到强风。风掀起了人们的衣服。一些女游客小心翼翼地撑起阳伞,以免在阳光下晒伤。进入古镇街道后不久,天就黑了,刮风了。我怕会下大雨,摔的厉害就很麻烦了。大家跟着导游去了顾湘,参观了张复和神亭,看了双桥、福安桥和外坡桥,也去看了沈万三的水葬。许多游客在福安桥上来回走动。导游之前告诉大家,只有在桥上来回走三次才能发财。当今世界,谁对财富反感又排斥?财富是人们梦想的东西。导游对游客心理的把握不言而喻。导游是个尽职尽责的女人。她说话很详细,费了很大的口水和力气。当然具体小景点还有其他讲师。我有点不耐烦了。喜欢天马行空,一个人去。约束和规范对我来说无异于灾难和伤害,于是我逃离队伍,一个人去了邮轮码头和全福寺。当我们到达码头时,天气变得多云,风刮得更大了。人不转身就受不了。他身后的树在强风中使劲摇晃着它们的姿势,垂柳的枝条随风起舞,它们像鞭子一样被猛烈地拉向一边,发出刷刷的声音。太湖上,白色的波浪翻滚,波浪一个接一个向前。一两艘中型邮轮要么迎着风浪,要么慢慢悠悠地驶回码头。我只看了一小会儿,然后就去全福寺瞎转,相当于在导游带领所有游客的时候我已经从全福寺出来了。

然后再去别的村巷,周庄全是水。五年前,我也去过浙江乌镇,据说那里没什么水可看,除了一条绿泡的水沟。要不是看了茅盾故居,我早就后悔了。作为一个水乡,周庄有些名副其实。到处都是水,水面上有篷船在划船,撑船的都是中年男女。估计现在周庄的年轻人和全世界的年轻人一样,都喜欢在外面旅游打拼,尤其是大中城市,所以不喜欢老家,也不想村里闹腾。去城市发展是时尚。

船桨很响,吴歌在胡言乱语。真的很有意思,很有意思,虽然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这是撑船和唱歌,但这是男人和女人谁是老了很多。那是有些沉闷和沙哑的歌声,不太符合美感。传达了一些沧桑之后的无奈和辛酸,单调而无力。所谓唱歌,仿佛只是一种情况,万不得已。乌篷船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一沟绿水在船身的涌动下不停地令人窒息,让我头脑发晕。看看小巷边上的许多小码头。有无数游客在那里排队。显然,他们愿意为不便宜的票买单。也许坐遮阳篷船在水壕里游荡是一种滋味,但我已经失去了快感。

在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上,我像一只没有头的苍蝇一样四处游荡。我感到特别幸运,在水边找到了一棵真正的菩提树。在我们的家乡,在中国六大祆教寺院之一的塔尔寺,也有一些被称为菩提树的树。在一些佛教书籍和当地传说中,据说那些树的每一片叶子上都有一尊十万头狮子咆哮的佛像,但当然,像我这样的人用肉眼是认不出来的。后来查字典才知道这棵树叫栲树,学名紫罗兰马丁香。面对真正的菩提树,我的思绪在翻滚,在想象。我想站在树前仔细研究一下,然后拍几张照片做个纪念。然而有几次我差点被挤下身边的水沟,一群游客大喊大叫,互相推挤。算了吧。我们先去别的地方吧。

商店和餐馆到处都是。他们什么都卖,包括穿什么,嘴里塞什么。他们还有小如牛角和丝绸的烟嘴梳子,衣服和被褥。三千蹄袜有酥脆的Apo茶,随时可以卖。说三千只蹄子,店里很多买家卖家都说是最正宗的货。猪的肘子一斤多一点的话,少则50元,多则60元,多则70元,多则80元。我不想买。是猪腿肉吗?在哪里吃它不是食物?

过了一会儿,我的同伴打电话来说:“每个人都在张婷的一家餐馆吃饭。只是一个人吃一个人。”我知道是导游的固定联络点。本着填坑不填好土的信条,在路边小店随便买了些蛋糕、糕点、豆浆之类的东西填饱肚子。吃完饭沿着石头路溜达的时候,两个同伴还在餐厅排队。

双桥真的像一把钥匙。越看越觉得。有十几个游客一直站在双桥的圆孔桥上,一个接一个,只是因为好奇觉得新鲜,就站在上面看桥底,而其他人则摆着不同的姿势,对着桥前的同伴大喊大叫。我真的很担心桥面会塌,但也不要真的惹麻烦。否则,我们只能乘兴而去。多压抑啊。

那天之后就没下雨了。午饭后,导游带大家在邮轮码头乘船。我真的被南方人说服了,游客哪里都逃不过航海。坐拥杭州西湖,无锡蠡湖太湖,苏州护城河,让北方人头晕目眩。特别是在无锡的三国影视城,上下船的时候,感觉水好臭,味道比屎味还难闻。我也不知道“mainland China最宜居城市”的领导和居民是怎么想的。荡来荡去,大家手里都喜欢一大堆票和笑容,可是环境和生态呢,有多少现在的人为后人考虑过呢?

只是周庄,烟雨中的周庄,在喧嚣中依然瑟瑟发抖。那些古民居和相关建筑只恨自己丢了一张嘴,不然会觉得累,会觉得无聊,会用胳膊喊:救救我,我要安静,我要逃离滚滚红尘。世俗的物欲何时会停滞?

作为一个游客,我想真诚的对周庄说:周庄,对不起打扰你了!

风也周庄,雨也周庄。周庄在历史的风暴中屹立了900多年。新世纪你能站多久?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