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aita桥 、投稿: 王卫民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当我第一次到达江西贵溪的塔桥农场时,两个高大洪雄的门柱首先映入眼帘。只有左右两边的对联表示是以农业为主的地方。“初霜霜寒,播麦种豆种油菜籽。”多整齐的一对啊。巨大的广场两侧有密集的橘园。小时候对橘子的记忆是又贵又好吃,和北方的柿子有很大的区别。偶尔吃一个橘子,也要保持橘子皮的珍贵,可以用来在元旦煮肉。如果村里有办事的,请客的大客人,老爷家会挨家挨户在村里讨橘子皮吃,会丢笑脸。如果没有桔子皮,就会失去颜色和味道。

当时原旅途累,嘴有点干。当我看到明亮的橘子园里的橘子时,我不禁流口水。深绿色的橘子叶子,映衬出一朵朵的橘子果实,不说吃,光看,也够享受了。

另一个作家和我假装拍照,蹑手蹑脚地走进花园。哇,树下掉了一层。可惜没虫没伤。挑一个没人管,然后把手伸到空中,抓橘子往外看。当再次证明没有人看园子的时候,他们就会被摘下来。树上的和地上的不一样,新鲜,出汗,甜甜的。一会儿,他们都进来了。在巨大的橘园里,作家们就像一群色彩斑斓的蝴蝶。那一瞬间,饕餮之乱虽小不雅,却是过瘾。几十年来,我一直饿着,辣着,香着,从来没有在一个曾经被视为“宝贝”的花园里如此开放过。

我家后面有一棵铁树。它的叶子和树干和橘子一样。每年秋天,铁果都是黄色的,类似小橘子。我知道它不是橘子,但我想把它捧在手里,当橘子看待。剥开,里面都是种子,用舌尖加上去,大部分日子都是苦的苦的。这可能就是屈原《橘颂》中橘子的性格。

从橘园出来,中午还有点阳光。阳光照射在橘园上。乍一看,黄澄澄的橘子压在树枝上,生机勃勃。找不到合适的恭维语,比如“玛瑙”,“珍珠”,“橙黄玉”等。,这无法形象化或描述当时内心的叹息。我停不下来“啧啧”。我只有发自内心的最简单的原话。有一大片梨园,已经装修好了,搬来嫁人了,毗邻橘子园。我尽力想象,春天,梨花盛开,香气四溢的时候,一定比这个时候更美。雪花般的梨花落在树上,在春风里疯狂地荡漾,用春天的歌声装点着塔桥,把贵溪的天空推得更高。

下午讨论的时候,回来这里的知青哥姐早早的就坐在了会场。凝重的脸上有过去的痛苦。我和他们本来是同时代的人,但都是回国的年轻人。他们在塔桥的时候,我也在农村做过梦,一次次失望,却不忘追求,一次次遍体鳞伤,没有改变对未来的向往。知青,有人当家,有人问,谁问回国的年轻人?青春是在苦难中度过的,就像当年塔桥的知青说的,苦难曾经成为今天的营养。没有那种炼狱般的体验,今天的成功就打了折扣,我们就感受不到生活的快乐。塔桥成就了一代知青,谱写了人生的又一乐章。

我是秦岭丹江畔的一个人。我的性格倔强,坚强,顽强,但一想起那些日子就忍不住泪流满面。那是人生中如此珍贵的时光,却是在一段可怕的时光里度过的。多次的回头,火热的青春,梦幻般的理想,早已被暗河淹没。

贵溪市副书记罗卫国从旅游团到贵溪开始就一直陪同旅游团的作家,介绍贵溪近年来的发展,他的真诚深深打动了作家们。带着知青回塔桥,副书记罗卫国一直在开会。重视文化是贵溪快速发展的动力。知青的哥哥姐姐们的发言,极大地启发了我对那一段时间的重新思考和评价。过去的痛苦和抱怨给不了正能量。像千千成千上万受过教育的年轻人一样,他们在生活中取得了成功。回顾过去,我们可能会做出准确的解释。没有那个时间,“也许”今天就不会成功。有段时间没吃过苦,“可能”今天感觉不到甜,“可能”昨天不饿,“可能”今天站在那里感觉口渴/[/K18/。

毕竟他们是上海人;来自北京,大家都是“好家庭”。上课的时候,兰把话筒推了过来。在我的发言中,我赞扬了桂溪,感谢了知青,在昨天的回眸中发现了更多的力量。

离开贵溪时,罗卫国书记、毛主席、梁主席一起出了题目。过去和今天的塔桥都有巨大的商机和方向。利用原有的基础条件,组织“青年节”,明天将成为贵溪的嫁接点,必将蒸蒸日上,硕果累累。

回到商洛山,突然有点不习惯。先是萧瑟的风,然后是寒冷。除了没有叶子,河边、山涧、滴八子上的柿子还结着柿子树上的橘子,温暖宜人。哦,是贵溪的情绪和感情,甜甜的感人。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