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是家庭,痛苦是生活 ,笔者: 王云霞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岁月带走了父母的青春和生命,却留下了永久的记忆。年关将至,除夕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光就像一幅画面浮现在眼前:

那是80年代。拉巴之后,家家户户都开始忙碌起来。这时候我妈会“带领”我们六兄弟姐妹准备过年。切酸菜,炖猪肉,蒸馒头,煮豆芽,压粉条,炸酥鸡,在我的印象里,半个月,家里蒸汽腾腾,人来人往。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在第一个月享受闲暇和自由。

终于到了除夕。房子很干净,物品也很整齐。母亲将新买的床单铺在炕上,然后把一张半旧的小方桌放在炕中央。桌子上会有一盘香香的瓜子,一盘甜甜的黑枣,但最隆重的是分享美味的水果罐头!那时候人成年了不能吃水果,过年能吃罐头的都是村里有钱人“ ”。我一家人围着桌子,每个人面前都有一个碗,等着他妈妈和大家分享。其实罐头不多,每个碗里只有三四块,然后我妈给每人倒了点甜水。我们兄弟姐妹不能等太久。当我们得到我们的那份,我们什么都不在乎,我们开始消失。成年人吃的不一样。爷爷爱大哥,先挑一个给大哥,不顾其他兄弟嫉妒的眼光;二爷爷比较喜欢我,所以先给我夹一块,不管他们嫉妒的眼神;只有爸爸妈妈,先不要急着吃,看哪个哥哥吃得早,以示同病相怜,给他一块,让他这次吃得满意。最后父母肯定会给我留一些,因为我是他们唯一珍贵的女儿。

算上,我吃的最多,其次是哥哥们,爸爸妈妈吃的最少。现在有了孩子,才真正体会到是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亲情。

可惜这样甜蜜的一年很少见。90年代,爸爸妈妈相继生病,日子冷清,一年的滋味淡了很多。妈妈已经不能带领大家大力准备了。哥哥也结婚了,两位爷爷相继去世。记得那一年,我和四哥打扫老房子,打扫屋子里的杂物,在我妈的带领下,每隔一年“做一顿饭”。以前这些东西都是妈妈做的,我们会吃的很好。但是今年,我妈吃不下了。她只是硬着头皮吃了几口,见我们开始吃,就端着碗,不吃还是放下了。现在我意识到我和我们在一起。我父亲因为生病,看起来比以前老了。这时,他正捧着一个碗在身边,看着妈妈生病的脸,看着她手里还没摸几口的米饭,忍不住哭了。那一刻,我和四哥都有点惊讶。这些年来,我看到了父亲在开车上的辛苦,在修车上的喜悦,在给母亲出钱上的自豪,在/但那一刻我明白了,父亲伤心的原因是他的母亲,一个和他同甘共苦的女人,已经不再健康;就是这个家,他和妈妈一起创造的家不再像以前那样温暖了……

现在过年了,我再也不能像小时候那样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了,但是妈妈的勤奋,爸爸的辛劳,他们对我们兄弟姐妹的爱,他们对彼此的温暖,永远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我每年都会想起他们,一切都像昨天一样,仿佛父母从未离开过……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