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的光芒是什么 ,学者: 清平的诗歌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很多时候,我觉得地球每个角落的人类都很不一样。相似的大脑大小和形状并不会使他们的精神和身体相应地趋同。面对万物和人类,他们的行为和思想都很奇怪,让人怀疑他们是否真的来自几百万年前的同一个祖先。其他时候感觉人类都快无聊了,好像几十亿人在一个锅里吃饭,睡一张床,睡一个坟,甚至在一页纸上写诗。20世纪最著名的希腊诗人里索斯的短诗《陶器》,一定程度上强化了我后一种感觉。

就诗歌而言,《陶器匠》写得很好,语言简洁,职责准确,有磁性。中文翻译的节奏也很到位。在作者和译者的共同操作下,一个简单的玄学故事走到了风和水的最后一行,诗的双手突然合拢,捧出了远在第一行之前就已经在诗人心中绽放的玄学之花。“一对被咬的乳房的又美又瞎又聋又哑的女人”。这个经典的寓言形象介于一个玩偶和一个人类之间,有一些复杂的震撼。首先,这种震撼来自诗人的矛盾修辞:“盲”,“聋哑”对面“美”,“其次,这种震撼来自最后一行——的整个故事。故事的原主角——波特,不仅沉迷于自己创造的美,还将自己世俗的肉欲倾注其中。他对妻子的背叛是审美与欲望、精神与肉体的双重背叛!对于一般读者来说,这个复杂主题的发现确实比陶俑表面的矛盾修辞更有力量。至此,我们的注意力已经从诗歌本身抽离,进入了对美与欲望关系的探索。我们悲伤的想象力和联想本能已经开始泛滥——理性和感性一起泛滥。

写到这里,我不禁叹了口气。多么相似。不是任何方面,而是所有方面。重构的主题,艺术家对自己或他人作品痴迷到极致的故事,美与欲望的关系(在悲伤的相似面前,关系的具体结论已经失去了最小的重要性),不自觉的想象和联想的泛滥,更多的交织、穿越、被触碰、被触碰、被画,而对象却在我们的视网膜和脑海中反复多次的反映,同一个锅,同一个床,同一个床。我想说的是,诗歌,即使是优秀的诗歌,在主题、故事模式、事物或道德关系,以及联系、牵引方向、诱导想象和联想的方式等小方面,都难以逃脱普遍的相似性。只有极少数诗人的几部作品才勉强可以成为例外,但在自始至终浩瀚而蔓延的诗歌宇宙中,难道只有这几颗星星散发着零星的光芒吗?如果这个令人绝望的结论站不住脚,那么我们不得不问:一首通常被我们视为优秀的诗,或者一部被大多数诗人认可的优秀作品的光芒在哪里?

他们一定有相似之上的光芒。但是当我把组成一首诗的所有元素都翻了一遍,试图说出优秀诗歌中必须存在的光源时,我发现我想说的话没有一句经得起反驳。

感觉很迷茫。虽然我喜欢的诗不多,但也有很多。为什么我找不到自己喜欢的诗的光芒?

我只能这么想:那些我找不到光源的光,来自白天的星星,它们存在于我的视线之外,但我和它们有着天然的亲密关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