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山的“兰” ,小编: 吴茹烈

  • A+
所属分类:青春校园

在马山教学即将结束的那一年,我的朋友老曲从广州来和我一起度过了一段时间。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我们几乎走遍了马山周围的山和山。

马山盛产一个物种。当地人叫它“飞机草”,据说是飞机播种带来的。这种草极其多产,它吞噬了石漠化贫瘠的土壤养分,使许多植物失去了生命力。但它有个好听的名字——“紫茎泽兰”。

然而,在这个“紫茎泽兰”疯狂生长的山涧和丛林里,一种蓝草生长在山顶和悬崖边上。每开一次花,淡淡的香味就飘在山坡小路上,让人心旷神怡。

当我们沿着马山的山溪散步时,我们经常在山溪、丛林或悬崖上看到蓝草。最常见的有春兰、兰花、白绿兜兰。总之,马山有十多种我不出名的早熟禾。

当地村民告诉我,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几乎所有的山上都生长着蓝草。八九十年代经常被一些外地人挖,现在没剩多少了。

古人赞“竹有节无花,梅有花无叶,松有叶无香,兰独有”。

兰花有气节,生于山谷,不是因为无人香;兰有贞洁,长在悬崖上,不群居,高傲寂寞,独尊我,不与其他植物争地;兰花有特殊的香味,清香、清香,随风飘香。它的香味浓郁醇厚悠长……

有个喜欢养兰花的朋友说:“兰花是花中极品,兰花香是香中极品。”百花不如一花。

在马山,任何见过外面世界的人都会在家里种一些蓝草。朋友到外面来,总会送一两株植物给朋友带走。随着时间的推移,山野的兰花已经进入了世界各地无数人的花园、阳台和书桌。

在格图河岸边遇到一个16岁的苗族姑娘。她很漂亮,擅长唱歌和跳舞。她经常为游客表演苗族舞蹈,舞蹈自然优雅。我还拍了一些她的照片。她就像一朵生长在深山里的兰花。因为她的身手,听说她提前离开校园,去云南某景点为游客表演舞蹈……

她就像一只在山野长大的凤凰,早早地从山里飞了出来,从而荒废了学业。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我在想她现在是什么样子,是不是还是个业余表演者,有没有想过回学校,有没有想过回自己出生长大的土地……若干年后,她会为过早地离开大山和学校而感到遗憾或庆幸。当然,就像马山上的兰花,她曾经为不毛之地留下了芬芳。

还在中东小学认识了一个女孩,被称为“亚洲最后一个洞穴部落”。她毕业于一所师范学校,在中东教书。因为理想放弃了外面优越的生活环境,走进了荒山。

有一次带朋友去中东,刚好是周末,学生没来上课。她一个人呆在没有屋顶的围墙教室里给学生改作业。看到我们的到来,我们从老乡的地里摘了一些豆角招待我们。我记得我们在水下用一盘胡椒和一点盐煮了米饭。

那天,我不知道是爬山累了还是胃口不好。和朋友吃了几大碗饭,半盆的豆子都被一扫而光。到现在,朋友还说这是他这辈子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饭。

后来听说她嫁给了一个在中东教书的本地男代课老师。我觉得是时候让她扎根了。但是很快,我去了广东工作,因为我受不了大山的寂寞。路过贵阳的时候,不知怎么想起上车,给我打了个电话。

我问她:“为什么教的好了还要再打工?”她说:“我们来看看外面的世界……”

离开马山十几年,我时常想起在山涧里长大的“兰花”。当然,我更多想到的是生活在马山的人和事。它们就像山顶上的云和雾。虽然是零散的,但是在我的脑海里是固定的。

我想有一天,马山深处生长的兰花的香味会从山中飘出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