旱季 ,来源网友: 青鸟ldy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家乡的河流每到枯水期都是不一样的景象:枯瘦的黑色装载杆在水面上下垂,河水如玉带般退去,拉网的渔民开始用宽大的网捕鱼。河两岸农妇村的孩子老人也加入了收鱼的行列。渔民不准捕鱼,这是集体财产。女人、孩子、老人只要把身后的鱼捡起来,就会冲过去追,但不敢打骂。他们认为这就是全部

‘三个不惹的人“。就把他们手里的鱼篮或者虾勺拿走,能踩碎的踩碎,不破坏就拿回来。这些人看着跟着是没有效果的。跟在后面捡点小鱼小虾就行了。

渔场离我们十五公里,在长河的尽头。他们一拉完网,就满载而归。鱼被他们的网拉着,他们都成了惊网的鱼。此外,由于冬天寒冷,它们不敢四处游动,都怯生生地窝在浅水下的泥窝里。在渔场无法到达的长河中,另一支捕鱼队出现在河上。这支队伍里,没有不惹“的女人、孩子、老人”。都是男人,各种钓鱼生意都用,鱼叉和渔网,虾,勺子,鱼,脚镣等。河岸上仍有积雪,浅水在黄昏时开始结冰。为了吃鱼,没有人怕冷。有一条船在航行,没有一条船穿着高裤子,光着脚,背着捕鱼工具去抓河。

冷月在天,寒星闪烁。已经在枯叶下安顿下来的水鸟,被活泼的水面吓得飞了起来,拍打着翅膀,逃向红色的树枝。在低水河上,一盏手电筒和一盏灯笼亮着,与水面上的星星交织在一起。它是生命中闪亮的音符,有时是狂喜的高八度,有时是挫折的巧妙,有时是水的飞溅。几百人,几百个聪明人,把细河把风打了一把火,羞羞得冷月冷星。河堤为涝堤,堤内全是“三布亚”。就像看龙舟一样,他们跟着在水上钓鱼的亲人从一头到另一头,回荡着在河上钓鱼的音乐,伴随着欢乐的起伏。

我不会钓鱼,也加入了看的行列。河上没有亲人,只有邻居。看到这一幕,我只是开心和羡慕,却无法形容。我最想的是我奶奶病了好几天了。要是能钓到一条鱼,能弥补奶奶的健康就好了。然而,我只能看着鱼。我当时十四岁,比成年人矮不了多少。经常听到冬天钓鱼的故事,说冬天的鱼不容易动,爱就在于它们的脚眼里。我没有钓鱼工具,想徒手看看运气。于是,我脱下鞋子,卷起裤子,赤脚跑到河边。水咬人。就在你的脚碰到水的时候,很快就缩回来了。我浑身发抖,牙齿咯咯作响。我还是下水了。月光下,我慢慢的踩在水里,想象着脚下站着一个光秃秃的东西,那就是鱼。我抓起来了,拿回去给奶奶煮汤。我确实踩了两次裸露的东西。第一次挖出来,是河蚌壳。第二次我确实踩到了一条大鱼。它溅起水花跑了,溅了我一脸。我抬头擦脸上的水时,一个黑脸青年站在我面前,背上一个鱼筐,手里拿着一个鱼盖。他看着我笑着说:“你会抓鱼吗?鸭脚”。我无言以对,不好意思回头看岸边。“我还没准备好?我盖了一条鳜鱼。给老人试试吧。”。老实说,当猫哥的声音没有落下时,我的眼睛是赤裸的,我高兴地来接鳜鱼。毛哥没把手伸进鱼筐里拿鱼,还是笑着说:“这鱼没那么好拿。你猜怎么着黄姑蛰了一坨尿,桂玉蛰了一对{棺}。背桂雨”的时候请不要让它刺痛。说完,猫哥从鱼筐里拿出一条两斤的桂鱼,递给了我。

我站在水里,忘记了冰水像刀子一样的痛。我看了他半天,傻乎乎地笑了。在河上,鱼火如织,在月亮下,猫哥如碳。这条干涸的河流就像我的家。枯水期,是村民解冻,唤回春潮。只有那时我才千里迢迢来看海“。

我想,当我告别猫哥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落叶的永恒记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