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槐花芬芳时, :笔者: 杨恒战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我一直对槐花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从小在农村长大,觉得槐花是最浪漫最美丽的花。

槐花有根。与草本花卉相比,它不需要一年一度的种植、施肥和浇水,生命顽强。一个槐花可以传播很多植物,足够我喜欢了。

小的时候,院子面对着一个大水坑,水坑的斜坡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槐树。这些槐树都不是自己种的,而是医院里一棵大槐树的根系蔓延到医院外面,一、二、三……直到数不清的树木,变成了枝叶繁茂的槐树林。

每年四月,白槐花满枝,树木盛开。甜甜的味道弥漫整个庭院,沁人心脾。年轻的时候觉得自己活在浪漫里。

成年后,我离开了村子,去了外地学习和工作。童年的槐树林渐渐淡出我的视线,渐渐成了回忆。但是对槐花的特殊感情总是让我怀恋,留恋。一想到那一簇簇槐花,就觉得醉了。

现在槐花芬芳的季节,打开朋友圈微信,上面全是槐花,洁白圣洁,仿佛可以闻到它幽雅的香味,淡淡的甜味。还有花做的食物,如蒸槐花、槐花煎饼、鸡蛋炒槐花……。

昨天乡下一个朋友突然打电话说他老婆采了好多槐花想送我一些。我立刻兴奋起来。

晚上小两口如约而至,坐车带了两箱槐花。这槐花不是普通的花,而是友谊之花。

这对年轻夫妇都是乡村医生。2003年非典肆虐的时候,我下乡到村里抗击非典,就这样偶然遇到了他们。本来村干部给我买了灶具,但是好客的一对夫妇怀疑我一个人做饭,坚持要请我去他们家吃饭。经过两个月的相处,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可能是我太激动了,没和那对情侣喝酒,但是他们喝的不多,我却醉了。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把槐花搬到我五楼的家的。只记得花的香味很快弥漫了每个角落,厨房,客厅,卧室,书房……

醒来后,我闻到了槐花蒸菜诱人的香味,勤劳的母亲把它们端上了餐桌。

我爸爸也很忙。他正在小心翼翼地采摘槐叶。考虑到那么多槐花一时半会儿吃不下,他也找了个干净的袋子装在冰箱里。父亲年轻时是典型的大男子主义者,从不过问厨房琐事。现在我变了,我愿意做妈妈。妈妈在厨房忙,他经常挤到厨房里,摘菜,扫地,擦桌子等等。

洗脸收拾的时候坐在办公桌前,爱人已经把蒸好的槐花吃了大半。细心的妈妈特意为她准备了一盘没有蒜汁的。她爱美,担心吃了蒜汁会长痘痘。看着餐桌上诱人的蒸槐花和爱人夸张的吃相,一股动人的暖流涌上心头。

这朵槐花不仅是友谊之花,更是饱含深情。我看到了八十年代末父母陪伴下的夕阳情怀,也看到了母女之间的和谐与包容。

拿起筷子,咬一口蒸槐花,细细品味。它不仅美味,而且是一种幸福的味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