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回忆录 ,学者: 菲舞不瑷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时间越久,就会有一种错觉,好像我工作的时间被拿走了。

一直想写一篇关于工作生活的文章,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了很久。是时候写个纪念了。

开始工作的最初动机是因为长假在家觉得无聊,无非就是做饭做家务看电视。其次,觉得年纪大了工作赚生活费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当我五叔说他的工厂在找暑假工人,问我要不要去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对于做暑期工,我的大脑还停留在高中时在小工厂做暑期工的简单想法上。当时第一次去工厂上班,是一个小玩具厂。我觉得很新奇,所以对工厂的一切都感觉新鲜,甚至觉得工作比学习好。因为工作和上班,只需要重复同样的体力劳动,不需要动脑子做作业,就能挣钱。当时心里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考不上大学,出去打工就好了。

时隔四年,我刚刚读完大二,再次踏上了工作的征程。从家到东莞需要6、7个小时,一路颠簸。答应暑假打工后,我的一个初中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份机构老师的工作。其实我当时觉得这个工作比较适合我,可以和我的专业衔接,培养我各方面的能力。这就是暑假计划的初衷。我犹豫了,但既然答应了五叔,就不能食言。毕竟这是五叔从厂长那里争取来的机会。

第二天我开始向工厂汇报。这是一家塑料模具厂,主要生产汽车零部件和模具。这家工厂的规模比我之前的小工厂要大得多,也更正规。

第一天,在五叔的带领下,我带着大包小包去报到,办理了各种入境手续。

迷迷糊糊中被人事部带到车间。我一进车间,都是大机器,响个不停。环顾四周,所有穿黑色工厂服的人都在快速拿产品。

我被带到一台机器前,机器发出嘎嘎声,产品从机器上掉了下来。一个圆脸粗腰的女人好心的叫我干活。

刚接触的时候,工作很简单,只要把机器里生产的产品放在一个塑料盒里,然后写好标签,包装就可以了。

车间里全是大机器,每台机器都在大力运转,生产不同的产品,有自动的,也有半自动的。这些都是我后来逐渐学会的。

在工厂工作,因为是新人,一开始什么都不懂,慢的跟乌龟一样。整天被组长和领班骂,很尴尬,很委屈。不知道怎么写标签,不知道去哪里拿包装材料,不知道怎么写报告,什么都不知道。

我清楚的记得第二天上班,组长把我分到16机。本机为自动,频率为35秒一次,一次发布两个产品型号。

值夜班的男孩看到我接班非常激动。他非常简单地告诉了我注意事项,然后一股烟就溜走了。当时我很傻。我还没明白他说的话,他就消失了。不知所措,装配线上的产品一个接一个地下降。忘了自己在想什么。我胡乱把手指套在皮带上,拼命的装产品,装箱子。可是我的速度跟不上机器发货的速度,突然机器上的产品堆成了一座小山。我太匆忙了,浑身是汗,一塌糊涂。

组长和领班来视察,狠狠骂了我一顿。领导眼里满是愤怒,语气里满是不屑:什么都做不好。我告诉你,你不能以这样的速度完成工作。你是乌龟吗?加油加油。

我低头不语,默默的装着产品,心里很委屈,很焦虑。

工头过来的时候,也是脸不高兴。他站在我身边,看着我机器上堆积如山的产品。他的眼神像一把利剑,让我更加不安和迷茫。也许他看到了我的急促和不安,最后他看不到袖手旁观。他突然上前,语气和蔼,像个老师,耐心的对我说:“你安装产品的方式不对,你太慢了。产品下来你应该……”。

我按照他的方法试了试,果然没再堆货。当时他虽然冷淡,但我从心底里感激他。因为他曾经是我救命的稻草,没有让我在恐慌的海洋中挣扎。

每天上班就是12个小时面对一台冰冷的机器,重复着同样的工作,像个机器人。我总是急着拿货,装货,填标签,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因为机器一天24小时不停地运转,所以机器前必须有人24小时工作。

你就像机器前的机器人。时间过得很快,该吃饭了。短短半个小时,你必须吃完饭,继续工作。你会变得面无表情,孤独,甚至没有时间去想为什么要在这个冰冷的机器面前浪费所有的时间。

我发现我总是很着急,赶着吃饭,装东西。更多的时候,我不是身体累,而是精神累。

每天上班都让我很慌,因为不知道会分到哪台机器,什么样的货。有时候你会做一个很简单的产品,有时候你会做一个很复杂的产品。但是,我从来不知道有什么产品在等着我,所以我开始害怕上班。

我会怕慢,怕堆货,怕被组长骂,或者怕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产品被扣,要求返工。他们就像一颗又一颗定时炸弹,每天都提心吊胆。从前我做了一个很复杂的产品,同时做了4个模具尺寸,不停的用刀切正面,用螺丝刀刮胶丝。手上满是伤痕。我很努力的加快速度,还是跟不上,很着急。技师大概很爱我吧,一个瘦瘦的姑娘。我听到他真诚地向组长求情。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她太忙了。请派另一个人去帮助她。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我听到了组长无情的话。没有办法,我没有多余的人。如果她做不到,她就必须做。

一开始,我会抱怨为什么我被安排为这台机器做货物。每天,我都在数着货物什么时候能完成。所以当时上班开会的时候,最想听到的消息就是货已经订好了。但是,这个产品就像一个无底洞。似乎没有时间完成订单了。后来我就不抱怨了,只是安于现状。我清楚的记得这个产品做了14天。噩梦般的14天,每天下班后,都要留下来,免费加班半小时,把堆积的货物清理干净。做梦的时候会梦到自己在机器前加工产品,突然就醒了,恍惚。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工作很轻松。然而,当我真正进入工厂工作时,我意识到这种生活太机器,太死板。这里的工作人员似乎都一样,不停地忙碌着。上班,吃饭,下班,吃饭,等等,节奏总是很匆忙。

你是自由的,但你被限制在这个冰冷的车间里。每天连续在机器前工作11小时,开机,取货,加工产品,包装产品。即使累了,手抽筋了,也停不下来。工作期间,不能看手机,因为摄像头24小时盯着你;你不能离开你的机器,你不能偶尔和你的同事聊天,你只能在机器前机械地重复你的动作。我开始怀疑是什么支撑着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过着这样的机器生活。他们和我一样,会被骂,没有自由。那个阿姨跟我抱怨这里的制度,不赞成休假;qc吵着要辞职,因为他周末不能加班。当时我被分配周末加班,但我愿意这样做。他很羡慕我。周末不加班,你有什么钱?拿着双倍工资,一天工作就能买一双价值400多块的鞋子。我突然觉得他说的太现实了,我对周末加班并没有那么反感。自由和金钱,对于大多数农民工来说,更重要。

对于工作,我更累,不是身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不是因为我做不好不努力,而是因为你的努力和汗水可以被随意抹去浪费掉。或者说,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不需要动脑的工作,没有什么值得认可的。做得好是你的责任,做得不好是你的愚蠢。

所以,那段时间,我一度觉得自己很蠢。我一直抑郁,委屈,哭。我想知道一个愚蠢的人会这么难过。写漏签,拿漏料,填漏报,甚至天天听组长的冷言冷语。技术员安慰我新手都这样,习惯就好。日子很快就会过去。

当我开始上夜班时,我的家人担心我应付不了。都说早上五六点最容易困,反正要忍着。其实我工作前从来没有熬夜过,也不知道凌晨之后的那个晚上有多孤独寂寞。有时候甚至觉得很奇妙,站在时间的分割线上,突然从昨天进入今天。

在车间里,白炽灯亮如白昼,整夜对着机器,对我来说没有昼夜之分。同样的人群,同样的产品,同样的忙碌。只有当你打卡吃宵夜的时候,你才会融入黑夜,清晰的感知到它是黑夜。我从来没有如此意识到夜里的时间,凌晨1点,2点,3点……你很忙,很清醒,而大多数人晚上睡得很香。

不管你上夜班还是白班,你总是很忙。你只需要睡觉,然后你就会有意识的换上工作服去上班。有时候,一觉醒来,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是昨天还是今天。大概,你是一只被圈养的鸟,想自由的飞向更广阔的天空。但是,尽可能用力的甩翅膀是徒劳的。

在那段时间里,我几乎和朋友失去了一切联系。一天24小时,11小时上班,剩下13小时吃饭睡觉。我喜欢购物,但我没有精力去处理它。而且它们似乎有取之不尽的能量。下班后他们还要一起逛街,一起滑冰,一起唱K。他们快疯了。而我只想赶紧洗个澡,然后和周公出去。偶尔用手机看小说,但是每天看20分钟左右,所以看了好几本。日本宫部美雪推理小说《所罗门的伪证》、获第九届茅盾文学奖的苏童《黄鸟》、毕飞宇《推拿》。多读书,更贴近自己的原始世界。这是我感觉离太阳很近的唯一方式。我的灵魂在骚动。我从来没有这么怀念过我原来的生活。我怀念阳光斜照的图书馆看书,怀念自由的生活。

大学,象牙塔,充满梦想,完全没有意识到外界的干扰。一个工厂,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各种各样的人来自世界各地。有的人如暖阳,有的人如霜。

总觉得自己不善言谈,比如和上级打交道。我不会讨好组长和领班,也不会给他们什么东西,也不会那样互相争斗。不是我不想过去尝试靠近,而是每次看到他们冷若冰霜的脸,距离感就会越来越清晰,想说什么就强行压抑。

这里的老员工一般都是技术工人,工作起来轻松很多。有时候和他们搭档,又快又轻松,甚至有空出去跑几圈再回来。但是,我不能,我被关在那里,像往常一样,拼命想抓住我的货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好像很讨厌我,跟我说话的语气很不屑,反而更恶心。他们几乎不和我说话,脸上总是冷冰冰的。有时候,我热情地问他们一些问题,他们不耐烦了。当时我以为大概是我太笨了。

但是,有些人不是这样的。它们就像温暖的太阳,让我感动。有一个14岁的女生和我同一天进厂。她很单纯,很依赖我。她喜欢去上班,和我一起吃饭。她有空的时候总是偷偷跑来帮我。说实话,她帮了我很多,像个可爱的小天使。一个验货的女qc也照顾我。有时候她看到我做货慢,就会用她广西方言亲切的对我说,小姐姐,你应该这样。这里的技术人员喜欢和我聊天,圆圆的眼睛,胖乎乎的脸,很可爱。当我被组长骂的时候,他给了我很多鼓励,还拿我开玩笑。如果他是广东人,他会娶我。我笑着问为什么。他说你很细心,每一件产品都被仔细看。我回答了,但是因为太慢被骂了。他说你要问心无愧。每一句话就像一剂良药,让我不那么忐忑。还有一个工友,有空总来帮我。他说你一个人太忙,或者下班要加班。心里很感激,但只能说谢谢,不知道有没有一天能帮到他。

这种生活不适合我,这里的每个人都不喜欢。所以,他们总是羡慕我,因为我不属于这里,我只是短暂的停留,最终还是会离开。我曾经想过,如果要我一直呆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会疯掉的。这里很多东西冰冷如铁,没有感情,甚至你看到的脸都是面无表情的。多么可怕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连最基本的思维能力都丧失了。每天上班的时候,只需要对产品麻木就可以了。我开始惊叹自己荒谬的想法,嘲笑自己高中时的无知,庆幸自己可以选择未来的道路。

每次我妈打电话给我,上班很辛苦吗?我总是假装很轻松地告诉她没事。电话那头,我妈很心疼。不要骗我。我妈以前工作过,知道工作有多辛苦。你应该好好照顾自己。听到我爸在电话里嘀咕,很抱歉的说我无能。放假刚上去没在家呆两天,估计是烧坏了。眼睛暖暖的,忍不住眼泪,胡乱挂了电话。

是的,那段时间,我很纠结。唯一支持我忍受的信念就是,我可以,为了他们,我可以挨着,再委屈也绝不投降。

五叔和奶奶以我为榜样,给还在无所事事的表兄弟们出主意。他们出来工作多年,厌倦了这种机械的黑暗生活,于是进了无数的工厂,辞了无数的工作。换工作就像换衣服。五叔和奶奶软硬兼施,还是不想找工作。奶奶说我可以忍受任何女生,那他们为什么不能?我想我认识他们。因为年轻精力旺盛,害怕工作时孤独的日日夜夜,不想像工厂里的犯人一样生活。其实我心里想,如果我过去的时间长了,我可能会忍受和依靠一份沉重的责任,但我不会快乐。所以我安慰奶奶说,等他们想通了,自然可以忍。生活是残酷而现实的,那么多农民工,谁也帮不了自己,可还是有很多人坚持,你为什么不行?

一天下来,我感到无比幸福。天空对我微笑,我的世界是一朵又一朵的烟花,街道上充满了快乐的声音。我更确定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想紧紧抓住青春的尾巴,追寻自己渴望的蓝天。

我觉得这份兼职是不能忘记的,也不能像梦一样,醒来就不用回忆了。我要用沉甸甸的文字,向这充满泪水和汗水的旅程致敬。幸运的是,这只是中途,而不是结束。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