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往事 |写手: 瑛石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在我的记忆里,童年的家里发生了很多事情,有些是我亲身经历的,有些是后来哥哥姐姐们告诉我的;我出生不到一岁,父母就想把我送人。原因是我父母没告诉我。然后慢慢体会到父母的良苦用心;当时,他们已经感觉到有一股巨大的厄运向他们袭来。然而,他们最担心的是一岁以下的新生儿。经过内心的挣扎和父母的讨论,我决定把我送到当时镇上最受欢迎的供销合作社的另一个主任那里,以填补他们无子女的空缺。但是,当导演来给我送礼物支持我的时候,年迈多病的奶奶哭着抱住我,不肯把我送人。我爸妈怕老人担心,就不告诉我为什么要送我。奶奶哭着说;“二姐(妈妈是老二),你怎么能把这么白胖的孩子送人?孩子长大了就是你的臂膀!看看吧,这孩子充满了天堂,有广阔的土地和方圆,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时,哥哥、姐姐、奶奶和妈妈哭成一团。导演看到这一幕,泪流满面,走开了。爸爸把他送到门口,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他不说话了,我就留下了。如果我真的被送出去,我不知道我的命运是什么。这还不知道。

果然,我们家的厄运接踵而至。先是外婆去世,然后全家分散到农村(文革期间,有阶级问题的人分散到农村接受教育和改造。)。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开始的。

我爸妈带全家去一个叫双轮河的大队插队。大队支书傲慢居心不良,让我们先盖房子。房子建好后,我们被分配到三个县最远边界的一个小峡谷里的一个村子里。爸爸很生气,但是在那个社会环境下,他别无选择,只能忍气吞声。为了博得大队支书的一点怜悯,父亲带着我向他求饶。大队支书苦笑着对父亲调侃说:这是党的安排,你必须服从。明天不去那里工作,就是和贫农中农作战,就是黑五。我们大队会召开你的批评会。说完狠狠把烟头扔在地上,然后踏上一脚,走开了。当时的情景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很害怕,这辈子也忘不了他那张又脏又丑又扭曲的脸。父亲在原地呆了很久,没有说话。在这种情况下,我父亲必须带我们去偏远的峡谷插队。那个生产队的村民大多姓赵,村子小,就叫“赵小万”。到了赵小万,队长看着我们一家八口,对父亲说;我们队很穷,现在吃不饱饭。当你来到这里,我们如何度过这一天?父亲说;这都是大队支书安排的,只能服从分配!那天晚上,队长偷偷把仓库里的粮食分发给农民,导致我们一家三个月没有得到一粒粮食。在绝境中,父亲不得不向亲戚借粮,这后来成了父亲不愿意做却每年都要做的尴尬事。

那天,妈妈对爸爸说;我们大家庭长期住在生产队的牛棚里,不是长久之计。请问船长你能否借些木头给我们建一个小屋。父亲只用几块钱给队长买了些零食,拿到他家告诉队长;你看,我们既然来插队,就要接受贫苦农民的再教育,扎根农村,为社会主义多做贡献。然而,我们不能总是住在牛棚里。希望团队能借点木头和茅草,我们盖两个茅草房。队长先是说没有木头,然后想了想,然后神秘一笑,答应了。房子盖好了,我妈高兴的借了元宵,让我和弟弟送给盖房子的人吃。虽然我很贪婪,但我不敢吃。我和弟弟刚走到工地,新建的房子突然倒塌“彭”。巨大的空气巨浪从窗户和门上跳出来,上面有草沫和灰层,有人从屋顶上掉了下来。大人们慌慌张张地撕开碎木和泥巴救人,工地一片狼藉。父亲被吓傻了,母亲只是低声抽泣。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是船长把被虫子吃了的木头给了我们。木头被压垮了,塌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在思考;那时候,心为什么那么黑,那么坏,那么没人性!说实话,一想到这些,我的心就像刀子一样痛。然而,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们从未停止伤害我们的家庭。我们的兄弟姐妹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切。但是,我们只回忆痛苦的历史,却没有复仇的想法,因为我们都是善良的人,我们知道过去的会永远过去。与那段历史纠缠太多,无异于揭开伤痕累累的伤疤。所以,让那些伤疤慢慢愈合,慢慢愈合是对的。说起那段历史,我们要告诉自己,今天的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我们永远忘不了父母为我们所遭受的苦难。我们应该心存感激,珍惜眼前的幸福。

我们插队的小山村是广山县、商城县、湟川县交界山区的小山村。村子后面的山是湟川县,商城县边界东面隔着一条小河。这里地理位置特殊,交通极其不便。山里的村子三面环山,一面临河。村子里的人很少走出大山。我记得村里有个老太太,死了才从山里走出来。她不知道这个城镇是什么样的。在这座山的中间,有一座不太高的山,把这个小村庄一分为二。村子西半部的户比较多,而东边只有三户。我们家建在东边,离三家还很远,在后山的一个山坡上。父亲选择住在东部的时候,一定有自己的想法。一路从我家前门下来,直奔东村。道路两侧和房屋周围种植杨树和槐树。春天来了,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叶,绿色明亮。从远处看;山坡上有几栋低矮的茅草房,山上鲜花盛开,树木被淹。不时有各种没有名字的鸟从屋顶上飞下来。它们有时在这里狂欢,有时在这里制造噪音,甚至在上面筑巢产卵。草堂的东面是一个绿色的蔬菜床,周围是向日葵。黄色的花盘,像美丽的笑脸,在微风下频频点头。房子朝南,建在山上。门前是一个很大的露天院子,地面平坦,完全是石头地面,由兄弟姐妹打扫。院子的尽头被一排多刺的槐树包围着。树下有一片叶子很大的野姜,槐树开白花,生姜开黄花。一个高一个矮,一个黄一个白。西边是鸡舍和木垛,干净整洁。村里那些人总是把我们当阶级敌人,说我们是台湾省派来的间谍,把我们住的地方叫做“小台湾省”。现在想想真的很好笑。他们既无知又愚蠢。

山里的春天格外美丽;各种杂草长得嫩黄的牙齿,绿色的茎苔像一个小女孩挺直纤细的腰,仿佛要把整个冬天蛰伏,获得足够的能量释放。山坡上,红绿黄三色的花朵吸引着淡黄色的蝴蝶,欢快地飞舞着,蜜蜂穿着花马甲,嗡嗡地飞来飞去。看,整座山变成了一个花的世界,一片绿树成荫的海洋。最值得注意的是槐花,它不仅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村里春荒时最救命的食物(春天没有收成,农民就没有食物吃)。我曾经写过槐花是怎么帮助我们度过春旱的,二哥是怎么因为采槐花受伤的。写那段历史我很难过,流了很多伤心的眼泪。那时候春天的风好大;春风一吹,世界就真的乱了,睁大了眼睛,头发乱得像个疯子。但是,我最喜欢站在风中,因为我可以闭上眼睛,让狂风肆虐我的脸,而风中包裹的槐花会轻轻抚摸我的脸。与此同时,槐花清香扑鼻,沁人心脾的滋味至今记忆犹新。

一瞬间,炎热的夏天来了,中午树上的蝉“热!太热了!”绝望地哭了。我朦朦胧胧醒来,大人们都去田里干活了。只有我一个人躺在垫子上。我光着身子从床上爬下来,刚走到门口,母鸡就跳出鸡笼,跟着我屁股“咯咯”。我踢翻了母鸡,母鸡扇动翅膀跑掉了。走到院子里,我惊呆了。院子里满是红色的蜻蜓。它们飞得很低,好像在寻找藏身之处。我在院子里拿起一把扫帚,在空中挥舞。碰着扫帚的蜻蜓纷纷落到地上。母鸡立刻跑了过来,高兴地吹着翅膀,高兴地啄着掉在地上的蜻蜓。我追蜻蜓,母鸡跟着我。从院子到山坡,又从山坡到山顶。它突然变脸了,西边大片的云遮住了太阳。风,不知何时吹起来。我身后的蜻蜓和母鸡都不见了。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大片豌豆田。风吹之下,豆秧翻了个身,青豆角出现在我眼前。我扔下扫帚,飞快地跑向豌豆田。我扯下青豌豆角塞进嘴里嚼。那一年,黄瓜、茄子、豆类等蔬菜是我们顽童的美食。累了,我坐在豌豆藤上。累了,干脆睡在豌豆苗上。吃饱了躺在那里看蚂蚁动。山风吹在我踩倒的一棵豇豆藤上,发出呼呼声,身体凉爽舒适。突然,一场倾盆大雨从天而降。噼里啪啦的雨点打在我头上,我一丝不挂。我慌慌张张地爬起来,跑到我在山坡上的家。雨越下越大,地面很快就充满了水。我跑着滑着,屁股坐在地上。我浑身是泥和水。雨打在我脸上,我分不清方向。我不得不抬起头大声哭泣。妈妈,妈妈……

秋风,微微吹来,吹走了秋虫的叫声,吹皱了一池塘又一池塘的秋水,吹走了舍不得的黄叶,进而演绎了根与绿叶的情谊。后面山坡上的那些树悄悄地脱下了绿衣服,只留下一两片绿中带黄的小叶子,偶尔挂在树梢上。风一吹,他们抖得像两只小手在呼救。在较大的树上,光秃秃的树枝指向天空,傍晚一两只乌鸦落下,感觉像“枯死的藤蔓和老树”。相反,山坡上到处散落着莲子树,叶儿没有倒下,而是从绿色变成了红色。像天边燃烧的晚霞一样红,比北京香山的枫叶还要红。山上的野茅草半枯地站在那里,无精打采地站着,像一个逃跑的士兵。那些无处藏身的兔子,在草丛中来回穿梭,吸引了我家的大花狗,伸着舌头,追得满山遍野。

村里的打谷场渐渐热闹起来;大人把回收的稻穗堆在打谷场上,这么高。孩子们在打谷场上打打闹闹,我却总是远远地看着,不敢靠近。因为他们每次去玩都把我当台湾省的小间谍,不是打我就是骂我。夜晚,打谷场上的火把明亮明亮。每个人的脸都被火把映红了,周围更黑了。

冬天,如约而至。北风夹杂着雪花呼啸着到处追赶行人。人们把手放在袖子里,低着脖子在雪地里行走。院子里的雪已经很深了,门前的槐树树枝上也有高高的积雪。偶尔,一两只饥饿的麻雀飞进来,扫走一些雪。哥哥姐姐们在院子里堆雪人,用两颗黑豆做雪人的眼睛,太美了。然而一瞬间,它被麻雀叼走了,雪人一只眼睛瞎了。哥哥气得拿着扫帚追他们。然而,他身后有一只麻雀,又叼走了一只。这次雪人是彻底瞎了。我穿了一双没有鞋跟的破球鞋,到外面等妈妈回来;我妈一大早就起来了,自己拿出花生煮了,然后放在篮子里拿到市场(我家后面的山那边,是湟川县一个叫林佶的市场)卖。母亲说;等我攒够钱给我买双鞋的时候。我一个人去后山,站在雪地里,抖得像糠一样。北风呼啸着从山脚吹来,把碎雪像白面一样抛了上来,把我一波一波地抛了下去。我不停地用袖子擦脸,凝望远方。远处除了风雪,就是白雪。天空灰暗,天地间什么也看不见。脚冻麻了,脚使劲跺,手拼命搓脸。就在我要坚持住的时候,山坡下出现了一个小黑点,我大声喊着;妈妈……妈妈……妈妈绝望地爬到山顶,把我抱在怀里,嘴里使劲咒骂。谁叫你来的,你这个小畜生。我妈赶紧带我回家,然后把我放在床边。我妈的两只手拼命地揉着我冻僵的脚,然后把我的脚放在她怀里,我妈的眼泪掉在我的仓库上。我渐渐感受到了妈妈的体温,身体也不抖了。我会永远记得这一幕。妈妈去世的时候,我哭的最伤心的原因就是想到这样的场景。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