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花及时绽放 |作者: 耿艳菊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永水叔,三十多岁的单身汉,从城里带回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媳妇。消息一传开,锅就在这个偏僻的村子里爆炸了。其实永水大叔并不丑,心眼也很扎实。只是家里穷,只有两间土坯房,一个多病的老母亲。这样的家庭,没有人会跳火。

我还清楚地记得他们那天回来的场景,那种场面不得不用壮观来形容。所有的人都出去看热闹了。我看到永水叔叔提着一个包,后面跟着一个女孩,永水阿姨。纤细的白发,乌黑的头发,蝴蝶状的紫色发夹在她头顶飞舞。永水叔笑了笑,一一介绍给大家。她似乎并不惧怕生活,大眼睛闪烁着。左边一个阿姨,右边一个阿姨喊。

我们被一群孩子吵得团团转,永水阿姨也不打扰。她轻轻俯下身摸了摸我们的头,从随身携带的小包里拿出一把糖。

后来发现永水叔腿瘸了。听大人的话,是为了救永水阿姨。那一天,永水叔早早的从工地地下了,去市里溜达。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我经过一个拐角时,看见几个歹徒正在抢一个女孩的包。他本能地跑去和歹徒搏斗,他的包被拿了回来,但腿断了。没想到,她赢得了女孩的心。

随着永水大妈的到来,还有芙蓉花,在我们那里是没有的。在永水阿姨的家乡,街上到处都是芙蓉。她来了没多久,就让人把南方老家的木槿绿枝带来,放在院子里。大人们纷纷议论,认为青枝永不会开。就像他们不看好永水叔叔和永水阿姨的未来一样。我不在乎这个,但我感兴趣的是这是什么花。永水阿姨的名字里还带着一个“芙蓉”字,难免会引起一些关于它的遐想。

第二年,永水叔的泥院子奇迹般地开出了花,白色,淡紫色,艳丽。我们这些孩子经常喜欢去他们家看盛开的芙蓉花。永水阿姨有一双灵巧的手。她摘了一些花,放在面粉和鸡蛋里,给我们做了一份美味的甜点。有的时候,永水叔叔摘一些芙蓉叶揉成汁,轻轻给永水阿姨洗头。有时候,永水叔叔在院子里干点农活,永水婶婶坐在花树下绣大朵芙蓉花。日子如水般流下,平静而安详。

淡季的时候,永水叔叔去工地上班,永水阿姨在家照顾婆婆。他们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然而好景不长。永水叔在工地出事了。一块水泥板掉了下来,砸到了他。那段时间,永水大妈一言不发,静静地坐在芙蓉树下,小心翼翼地在绢布上绣芙蓉花。

有热心的人劝她离开,她坚定的说,不,我要和他在一起,守着我们的家。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永水大妈,用一双灵巧的手,做了一些甜品和刺绣,然后拿到镇上卖,坚定地支撑着一个破碎的家。

没多久,父亲调到市里工作,我们搬走了。

直到几年后,我又回到老家看永水阿姨。他们的房子已经翻了,红墙红瓦,简单安静。一院子芙蓉花开得正艳,白的淡紫色。永水阿姨坐在芙蓉树下,静静地绣着花。五十多岁的她,一点也不老,却依然那么美丽,像一朵盛开在时光里的洁白的芙蓉花,没有一丝尘埃。恍惚间,我仿佛又回到了多年前。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