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月光下的小村庄 ,来源网友: 尹增淮 李庆伟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窗外明亮的月光落在我的枕头上。我翻来覆去想了很久,突然莫名其妙地想起了沈周在乡下的家。

20世纪70年代,我从南京调到苏北农村——,在天罡湖附近一个叫沈星大队的半岛上。乱世里父亲因为“反动”学术权威去世,母亲和小姐姐几年后搬到南京,留下我一个人在农村。经过多年的农村生活训练,我已经逐渐适应了农村艰苦的生活环境。由于我很快混迹于贫农和中农之中,被王吉公社革命委员会的领导们认为是“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孩子”。根据生产队群众高度一致的推荐,本着“不仅仅是构图理论”的原则,大队让我担任沈倩生产队小队长的职务。为了解决我的生活问题,队委安排我加入五保户大妈沈周的家庭,烧草问题由生产队集体解决;如果口粮不够,生产队也会给一些支持。这样的安排,成员们也没有异议,这样我就可以专心于制作组的工作了。

当时沈周家已经七十多岁了,人又小又瘦,但走路说话都有独特的精神。据村里人说,她年轻的时候很帅。她和丈夫在上海生活了近十年,但三十多岁就成了寡妇。她有三个远嫁的女儿。因为性格倔强,不愿意和女儿住在一起,只好一个人在沈星大队的婆家呆了几十年。丧偶后,沈周变得沉默寡言,不喜欢厮混。独自一人时,抽烟是她唯一的爱好。团队照顾她,在村西给她建了一个低矮的草屋,有土墙,有火炉。她每次进屋都要鞠躬。一张窄窄的木质凉床占据了大半个房间,床前还有一张小方桌,好像用了几十年。几乎没有放大头针的地方。沈周喜欢蹲在厨房门边抽烟,特别是默默做饭生火的时候。只见她低头看着厨房大厅里的火苗,嘴里叼着一根旱烟管,不时“吧嗒”,烟味从鼻子和嘴里飘出来,交织着烟花和炒饭的味道。虽然当年做饭缺油少盐,但是沈阿姨做的菜真的很好吃。每次我下班回来,她总是准时把菜端上小方桌让我先吃,她蹲回火炉边抽烟。

刚到农村的时候,我妈和小姐姐住在村子最东边。村里的环境,尤其是生活条件,特别艰苦,但成员的友好和淳朴让我们一家人感到安慰。小学的小妹妹邓嘉,没事的时候喜欢在村西沈周阿姨低矮狭窄的茅屋旁玩耍。每次进家门,小姐姐的小码都要围在腰上。阿姨也算是村里大都市见过世面的女人了。她特别爱干净。补了又补的蓝色上衣,总是洗得干干净净;家里虽然只有一个小地方,但是是她安排的。我们都喜欢吃沈阿姨做的饭,虽然只是玉米面包裹的红薯粥,还有一盘萝卜丝拌葱,偶尔换成萝卜干和豆豉,也是周围村民羡慕的,尤其是在青黄不接的季节,吃这样的美食简直是奢望。每次吃饭的时候,沈阿姨总是蹲在炉子旁边,用长长的烟嘴在草木灰的余火上点着一支烟,一边抽烟一边静静地看着我们城里的兄妹吃饭,但她从来没有想过要上桌。那时候,农村妇女的勤劳、坚韧、克己、善良几乎全部体现在她身上,甚至她一生都没有自己的名字。

她从来没让我挑做饭的水。她宁愿用四个小盆从大河里取来,倒进小水箱里。插秧季节,成员中午没有时间回家吃饭,每个家庭都要打包食物,生产队会安排其他成员送到地里。沈周家不放心别人送饭。每次他们把它们装在一个小沙罐里带给我,沙罐口用塑料布封住,外面裹着旧衣服,我蹲在地里吃饭的时候还是热的。记得有一天,插秧进行到一半,下了一场小雨,天气很冷。为了不错过育苗期,成员们主动继续在覆盖着塑料布的育苗地里工作。我这个小队长,被大家的意识深深感染,赤脚踩在冰冷的稻田里,冻得浑身发抖。这时,我看到沈周在细雨中向这里奔来,头发全湿了。她送了我一件她的旧棉袄御寒,我很惊讶她还记得我出门穿的是薄衣服。我穿上了大裙右裙的女式棉袄,暖和多了。成员嘲笑我从尹队长变成“尹夫人”。

1976年底,泗洪猿州水泥厂招收知识青年。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制作团队,告别了和蔼可亲、可敬的村民。我从南京带了一些以前和阿姨一起住的必需品,走之前留给她继续用。后来,我在NTU读书,实行知青回城政策后,只要有空路过或接近苏北,就会绕道回沈星村看望沈周的家人。成员们都说我是她的“养子”,她真的把我当儿子了。1980年3月8日妇女节,坏消息来了,说阿姨死于食道癌,我连夜赶回。低头望向低矮的茅草屋,只见她静静地躺在凉凉的床上,瘦瘦的脸如骷髅,眼睛深陷,嘴巴微张,再也控制不住眼泪,歇斯底里地哭着“大妈……”队里的战友告诉我,第二天,沈周的灵柩就要安放好了。按照农村的习俗,她爱的人必须把一块冰糖放进死者的嘴里,才能闭上嘴。我主动往她嘴里塞了一大块冰糖。因为身体僵硬,我只能把她的嘴微微拉开。冰糖放进去后,我又把她的下巴往上推,试图让沈周的嘴闭上,让死者有尊严。我亲自给沈周的烟袋装上烟草,放在棺材里,这是她贫穷生活的唯一爱好。葬礼唢呐响了,我泪流满面。头上绑着孝布,腰上绑着麻绳,跟着棺材走。我慢慢跟着送葬队伍,把她送到后面山坡……

那一年,那月这个人,令人难忘!虽然我现在住在城市里,但是我还是很怀念半岛上的人情世故,尤其是沈航村,尤其是沈周阿姨把我当小孩……今天中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令人鼓舞,不可能也没有必要回到落后的计划经济时代。但是,过去的历史,尤其是那个贫弱时代的人与人之间的简单关系,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窗外皎洁的月光突然让我想起今天正好是三八妇女节,也就是阿姨去世40周年。她没能赶上祖国伟大的新时代,没能一辈子过上幸福的生活。真心祝福阿姨那边平安安心!祝她一切顺利!

2020年3月8日,尹增怀哭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