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破破破粥 ,来源: 耿艳菊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小时候最喜欢秦予言煮的粥。粥像脂肪一样白,像蜂蜜一样粘。它装在一个小的圆形白瓷碗里,有一股热气味从里面升起。远远看去,味蕾已经被勾上了。小白瓷勺轻轻搅拌,软糯滑滑,味道悠长。这粥无非是清粥。材料很简单。水和米就够了。不过,秦婆婆的粥已经把心思放在这上面了。

秦婆婆就住在对面一条巷子里。她的院子很大,里面一年四季都有美丽的花。花儿很忙,但是院子里很安静,只有秦和她的妻子秦爷爷。“秦”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她老婆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他们也有孩子,都住在城里。秦爷爷也在市里有工作,退休了。他们本来可以进城养老的,但是秦婆婆舍不得她住了一辈子的院子,所以秦爷爷回来陪她。

秦爷爷是个瘦瘦的怪老头,从来不不苟言笑,严肃得像个,巷子里的大人小孩都怕他。只是在和秦婆婆说话的时候,他严肃的脸突然变成了院子里盛开的花朵,让人嫉妒。长大后听巷子里的老人说,小时候秦爷爷对秦妈妈没那么好,还挺冷的。

巷子里的人都知道秦爷爷脸严,但心里藏着善良。一个寒冷的早晨,妈妈在厨房忙,姐姐等不及饭做好了,就哭了。秦爷爷推开我们的门,抱起妹妹去他家,让我们去他家喝粥。秦婆婆就不一样了。她总是心地善良,面带微笑,亲密地牵着我们的手,深情地抚摸着我们通红冰冷的脸,说:“走,我们喝点粥取暖吧。”声音软软的,撒娇的,像自己的奶奶。

婆婆秦每天早起。她还在睡觉,很多人还在温暖的睡梦中。几十年来,秦婆婆从来不贪图暖床,只给秦爷爷煮了一罐软糯粥。秦的粥是用陶罐而不是普通的锅煮的,放在煤炉上。前一天晚上提前把米泡好,从自己的井里抽水。然后慢慢慢慢熬……看似简单,但需要极大的细心和耐心。

在过去的几年里,婚姻大多是由父母决定的。秦婆婆和秦爷爷从小就定下了年轻的婚姻。秦婆婆从小聪明机智,但她老了就不读书不读书。她只在忙的时候在地里干活,有空的时候就坐在院子里缝纫。那种灵动的精致也渐渐消失了,但处处显得土里土气。秦爷爷十几岁就出去读书了,去了大城市,见了世面。从学校回来后,我留在城里工作,自然兴致很高,不喜欢秦婆婆。因为父母双亡,他忍痛娶了秦的婆婆。

他们结婚的第二天,他以上班的名义逃到城里,留下秦的婆婆一个人。最开始秦爷爷被妈妈命令每周回来一天。这一天,秦婆婆很期待。没想到,秦爷爷回来的时候,板着脸,冷冰冰的,一句话也没说。秦婆婆是真心的。当她看到秦爷爷吃的东西少,这么瘦的时候,她太注重爱情,而忽略了秦爷爷的MoO。没多久她就知道秦爷爷的胃不好了。他在外多年,饥寒交迫,胃也破了。

她听说软粥养胃,最好用陶罐煮。当时没有炉子,她就用青砖搭了个小炉子。当她再次出门时,她留下了她的心。当她遇到可以烧火的木棍时,她捡起了它们。白米也很珍贵,她留着,不想吃。她等着秦爷爷回来,早早准备好,给他喝粥。

说来也怪,秦爷爷对她不理不睬,却对她那锅清粥情有独钟,吃了很久,回来的次数也更多了。可是过了两年,秦爷爷渐渐不经常回家了,一个月也没回来过一次。

秦婆婆左顾右盼。她不能等任何人,她已经很焦虑了。让她担心的是秦爷爷的肚子。又等了一个月,她再也坐不住了。半夜,我摸索着起床,生火,打水,煮粥。她会寄给秦爷爷。

到这个城市要走几十英里。她怕冷,就用棉衣把陶罐包好,抱在怀里,一路抱到秦爷爷的单位。她见了秦爷爷,也没提别的,收拾了秦爷爷换的衣服,二话没说就回家了。

过了几天,她又半夜起来,给秦爷爷煮粥,裹上棉衣,送走,还有洗衣服。秦爷爷喝粥,她坐在旁边,面带微笑,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说。秦爷爷低头喝着粥,心口莫名的软如泥锅里的粥,眼眶湿湿的。

秦爷爷喝完粥,看着婆婆,冰冷的脸摊开,有一种特别柔和的光泽。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秦婆婆笑。那天,他没有让秦婆婆回去。

后来秦爷爷经常回家,和他婆婆秦不一样。而秦婆婆一直用心为秦爷爷煮着一锅粥,里面蕴含着她一生的爱。

秦婆婆和秦爷爷就像这罐清粥。本来米就是米,水就是水,差别就那么大。但是,人间烟火之后,小心翼翼的煮开,在生命的暮年,早已和水、米交融,白如脂,粘如蜜,牵着你的手,和你的儿子一起老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