柿子 ,发布: 水木丘壑

  • A+
所属分类:杂文随笔

深秋和初冬是柿子上市的季节。每天下班走在街上,总会瞥见水果摊上熟透的柿子,让路人垂涎欲滴。

我喜欢吃柿子。这个爱好我小时候就习惯了。那时候我刚上小学,住在农村。柿子很少。奶奶去市场遇到卖柿子的小贩(大部分都是自己种的柿子树,卖几块钱买了点油和盐),所以她一直没忘买一些。每次从市场回来,除了柴米油盐(蔬菜只需要在地里摘),我手里挎着的菜篮子就是小贩挑的柿子,整整齐齐地装在篮子底部。奶奶一个人吃的少,大多让我吃的饱饱的,大概也就从此坏了我的胃口。

有时候买的柿子是绿色的,不熟,需要催熟。奶奶一点都不烦。不够熟的柿子又硬又硬。乍一看,它们像西红柿。唯一的区别在于茎的不同,就像小手捧着柿子的果实。

奶奶自有妙法。她老人家从锅里拿出烧过的稻草灰,把青柿子埋在灰里,或者用袋子封起来。这是村里人吃柿子的体验。一段时间后,用手捏柿子变软,就可以吃了。吃法也比较讲究:柿子皮不易撕下,先去蒂,再轻轻剥开皮,最后用力一点点打开,露出眼前殷红的果肉,有少量纤维经络,咬着一张又甜又粘的嘴,有点涩;柿子的果肉中通常有三到五颗石子。

吃奶奶那时候偶尔买的柿子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比考满分还惬意。现在我是爸爸了,但是我奶奶死了。生活在城市里,我不再为吃柿子而烦恼,但我不会感兴趣。柿子还是柿子树上的柿子,但是感觉好像少了什么……。感觉味道再也尝不出来了。

现在儿子对父亲买的柿子视而不见,但薯条、面包、牛排是他的最爱。前几天去城里看婆婆,进门就被一簸箕柿子吸引住了。走的时候婆婆拿起一个塑料袋让我带回去。回到家,我把柿子给了爸爸,就不管了。我父亲也像奶奶一样做了同样的事情。过了三五天,我下班回家。父亲拿出一些熟柿子给我吃。拿着柿子,我的快乐瞬间传遍全身。又吃到了久违的柿子味,仿佛又看到了奶奶忙碌的身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