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一年的味道 ;发布人: 杨振关

  • A+
所属分类:情感故事

小时候进了腊月就能感受到农村的味道。

首先,晚上生产队的养殖室里传来锣鼓喧天的声音,当从村里继承了多年的业余鞠萍剧团开始排练的时候,也提醒着人们——就要到了。果然不出几天,一定是有人的肥猪开始叫年“ ”。我还没开始环顾四周,在炉子前做饭的妈妈就开始狂奔。去吧,你奶奶张把猪打死了,你就别等着老人家挨家挨户送肉了。

当时村民家的肥猪都是养的,一般不卖,也不准卖,只留作过年必需品,一部分留在家里,剩下的分给邻居。当然,村民们也不忍心白白收下,会换个方式拿出自己的“年货”交换礼物。秘书大门斜对面的大叔家,几乎每年都会养两只大绵羊,一只是自己过年的,一只是邻居过年的饺子馅。

我家和村民交换的年货是冻豆腐。爸爸的豆腐是村里必备的。第一天晚上,把从左到右挑选的上等黄豆泡在几个锅里。天亮之前,全家动员起来,一些开水,一些精选的材料,还有一些磨好的豆浆。磨豆浆是一件苦差事,不仅雇佣了很多人,而且时间也很长,所以我必须休息和研磨,甚至我来看热闹的朋友也摆动手臂帮忙。包包鲜豆腐做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星夜了。这时候我妈把院子打扫干净,铺上新的芦苇席,铺上一层白色的塑料布,把切好的豆腐切成块。经过一夜的自然冷冻,白色的新鲜豆腐变成了略带黄色的冷冻豆腐。然后最忙的工作就落到我头上了,我准备把妈妈篮子里的冻豆腐拿出来分给邻居。

就这样,我忙到了除夕的晚上,这是最热闹的一夜。村子里成千上万的人几乎改变了他们的外表。每个人都穿上新衣服,戴上新帽子,女孩和儿媳妇们大张旗鼓地回到学校操场,新的舞台在那里搭建起来,期待已久的戏剧即将开始。演员都是新面孔,戏都是新戏,是村里的业余鞠萍剧团和邻村交换的。

这种交换虽然是经济困难时期的无奈之举,但换来的是彼此的需求,既是浓浓的年味,也是纯粹的怀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