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花 ,发文人: 铁迟

  • A+
所属分类:原创文章

我断断续续养花有几年了,但是养花不好。

送女儿回学校的时候,原来那满是绿色的干莲花变成了一张碎纸,郁郁葱葱的文竹枯黄憔悴,托盘里还有一盆湿湿的春手,一碰就叶子全掉了。……面对现在的场景,我真的很无奈。

上网查资料,打电话给擅长盆景花艺的袁博士,如释重负。干莲无法恢复,芦笋浇水,白砂糖放阴凉处,春季开窗通风慢慢恢复。经过一段时间的忙碌工作,芦笋又恢复了活力,变绿了。嫩绿的嫩芽出现在春节光秃秃的树枝上,慢慢地,它们长满了绿叶。

只有水是母亲的藤蔓,永远是绿色的。给一点水,它就会拼命长大,爬上一切可以依附它的东西,向上延伸。不需要施肥,三五天半不浇水也没关系。

年底,担心迎春花,就把它放在窗外几天,带回来。后来听人说迎春花只有冷的时候才会开,我就又放了出来。去年地板太冷太高,迎春差点冻死,更别说开花了。如果不及时带进来,恐怕我的生命会有危险。文竹、藤三七都不理,我全放在迎春身上。换盆土,家里没有阳台,把迎春放在宽大的窗台外。担心死了,只要表面干了,开窗倒点水。差不多一周三四次,倒水,从花鸟市场买花肥,深埋在锅底。慢慢地,天气变冷了,叶子上长满了米粒大小的芽。这些花蕾越来越大,越来越饱满,将来就是迎春花了。

我看着窗外的迎春花,仿佛闭上了眼睛。目前,有一棵黄色的报春花。每当我有空的时候,我就打开窗户。以前看着女儿放学回家,现在一心想着迎春。米粒大小的花蕾在我眼中熠熠生辉。

进入腊月前的冬天异常温暖,同事家的迎春花盛开,就连天水湖上无人监管的迎春花都是黄色的。我的迎春花好像静止了,米粒还是米粒,颜色逐渐由暗红转黑。进了屋,手指捏了捏,芽是干的,青枝是黑的。问同事问袁大夫,说可能淹死了。

不甘心,就把它带进屋里,倒了足够的水,希望它能创造奇迹,重新活过来。因为迎春生长在土崖边缘,是一种容易生长的植物,不怕冷,不怕旱。

文竹郁郁葱葱,扦插的藤蔓三七已经顺着铁丝爬到了窗上。有三四年的藤三七也应该换盆了。有一天,滕三奇的盆子里长出了一棵长着两片叶子的幼苗,很像辣椒。我小心翼翼地把这株幼苗移植到我女儿以前养过含羞草的瓷花盆里,看看它能长成什么样。

老锅里的藤三七清理干净,有用的根和枝送给同事,腐烂的根全部倒掉。放出来的花盆种上了虎皮和铜钱。一个爱花不浇水不养花的老婆,心血来潮,突然买了两盆青萝卜。

家是绿色的世界。

寒冷的春天一过去,我们环顾四周,就可以看到眼睛里充满了五颜六色的春天。先是春花,然后是连翘、辛夷、樱花。走在天水湖畔,犹如置身于花海之中。天空、水和花让人神清气爽。绿萝卜粗,扦插藤三七在铁丝上疯长。像朝天椒的幼苗一样,两片狭长的叶子变成三四片,光滑的叶子长成锯齿状,树枝上有纤细的毛发。看到天长,差不多一米高。这是什么鬼东西?就连一向对花草无动于衷的妻子也对此提出了质疑。于是遇到人就拍照,求教。同事看了看说,西红柿!我突然就瞎了:没人种番茄,我也没买番茄籽。西红柿是哪里来的?长茎摇摇晃晃,放不下不到两米高的窗台。幸好暖气停了,放在女儿卧室的窗台下,用竹签当拐杖,从高高的头上可以看到清晨的阳光。

扦插的盆花几乎都是活的,看着太阳的番茄苗每接触一次都会散发出浓烈的番茄味,茎间有四五个芽。回头看窗下的迎春花,脸色铁青,蓓蕾还在枯萎,枝干干枯没有水分,手折着,干脆的。迎春彻底死了。

连迎春可以支持死亡!同事们听了都很惊讶,也很不解。这能怪我吗?我以为好好照顾它能让它茁壮成长,结果适得其反,好心办坏事!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