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文章 ,西野翔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童年记忆——一只麻雀

文字/房屋

校园的秋天,到处都是杂草!风吹来,“沙沙”作响。看着不免有点落寞!但是,在这寂寞的秋草里,经常会有一群飞行精灵——小麻雀,给这荒凉的秋草增添了不少敏捷!过了一会儿,我掉进草丛里,只听见它的声音就消失了;过了一会儿,“ hula ”飞到树梢,跳个不停;过了一会儿,他们飞到操场的围栏边,站成一长排,像是接受检查的士兵!就是这只小麻雀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

小时候调皮爱哭,霸道爱笑,但是很孤独喜欢有人陪我玩。所以我经常和一群和我一样大的孩子一起疯,爬墙爬树,挖鸡窝,偷带枣头的黄瓜西红柿,冒着雨去树林里找猴子,在河边逆着太阳钓鱼,为无尽的童年故事发愁!但在这些有趣的事情中,只有一件事让我至今感到愧疚!这次事件的主角是一只小麻雀。

我有一个好朋友,比我小两三岁。我在家乡花了很多时间和他一起玩。他总是像个小老头一样皱着眉头!我不记得他笑过!

我记得那是一个初冬的下午。我和奶奶一起出了家门,看见大嫂和一个小嫂从远处向我们走来。我高兴得跑上前带他去玩!突然,他发现手里有一根细绳子。顺着绳子看向地面,有一只小麻雀在“ ”!奶奶和嫂子聊了聊他们的日常生活,我就蹲下来陪他玩。我一直想把绳子握在自己手里,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就蹲在地上用木棍和麻雀玩。开心地玩了一会儿,还是想:要是有这样一只麻雀就好了!时间久了,嫂子要走了,小的也要走,麻雀也要走。我很难过!奶奶给我打了那么多次电话,我都没有答应,只好过来牵着我的手。我就是不让奶奶拉,眼睛盯着麻雀!小姑看出了我的想法,三姑说她在打扫院子的时候在树下捡到的,下次抓到一个就给我。奶奶也说好,下次抓到就给我!但我没听进去,就站在那里“哇”大哭起来。小彦皱着眉头,从奶奶身后探出头来看我,一脸委屈不甘,仿佛知道最后的结局!在街上,奶奶最后会跳进井里,知道奶奶惯用的伎俩,我才不管她跳不跳井!偷偷通过手看看奶奶和嫂子的反应。嫂子拉着奶奶劝我,看着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我不得不把矛头指向他!她奶奶劝了他几句,我就看到她奶奶从他紧紧攥着的手里翻出了那条用麻雀拴着的绳子,然后递给了我。拿到绳子的时候我就不哭了,但是我的记忆里当时并没有那么激动和开心!看着远处皱着眉头的小个子,看着手里绑着麻雀的绳子,看着麻雀不停的跳来跳去,心里只有难过和一丝落寞!

现在,30年后想想都觉得愧疚!还想笑!还有,脑子还小。他被她奶奶从绳子里拉出来后,眉头皱得更深了,满脸委屈!直到现在,我记忆中的那个小家伙也是那样皱着眉头。是他陪我度过了人生中最幸福的童年!

现在的我们,变了模样,变了心情,远离了故土。一成不变的是永恒的——纯真的童年友情!

望着静谧的校园,感受着风雪的洗礼,野草和麻雀已经随着秋风远去,真诚的期待来年的绿色!

冬天的麻雀

文/段海军

比起下雪的时候欣喜若狂,忙忙碌碌,下雪的时候就显得孤独,寂寞,忧郁。妆玉筑成的童话王国,总能给人带来美好的遐想,但伪装会渐渐褪去,逐渐还原原本的世界,在漫长的冬天里轻易打破人短暂的春梦。

中午下班后,小王踩着融化的雪,心情有点失落。推开大门,突然沙沙作响,惊飞了一群麻雀。短暂的恐慌过后,这群麻雀显然已经适应了小王的存在,它们又恢复了平静,或者一起追逐嬉戏,或者专心觅食,或者在灌木丛中梳理羽毛,或者在树枝间唱歌。在万物萧瑟的冬天,叽叽喳喳给静谧的庭院增添了一点生机。仿佛在它的小脑袋瓜里,没有春夏秋冬的概念,周围的环境控制不了它的喜怒哀乐。突然,我对这个每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小生物充满了敬意。

鸟语花香总能给人营造一种喜庆吉祥的气氛。人们从来不赞美鸟类,也不赞美它们多彩的羽毛,也不赞美它们悠扬的歌声,更不赞美它们优雅的举止,更不赞美它们光明的未来。只有麻雀被忽略了,甚至有一段时间,麻雀和苍蝇蚊子一起被列入“四害”行列,大家都大喊。

“燕子,穿着花衣,每年春天都来这里”。这首儿歌不仅反映了人们对春天的热切期待,也表达了他们对报春燕子的感激和爱。但是谁会关注呢?燕子旁边已经蹲着一只麻雀了。衡阳鹅神不知鬼不觉。南飞的候鸟无视人们的好客,飞走的时候也不回头,但谁会记得屋檐下的麻雀窝陪伴了我们多少年。

麻雀对自己的环境很满意。它们可以在农舍的屋檐下和城市钢筋混凝土丛林中看到。对于食物,它向所有人开放。老芝麻,烂谷子,萝卜头,白菜叶,在它眼里都是美味的饭菜。与其他鸟类和谐相处,在同样的蓝天下,我从来不欺负那些去冬归春的外宾,因为我是永久居民。但麻雀虽小,也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对配偶忠诚,永不放弃。如果夫妻一方不幸去世,另一方将孤独终老。

如果说候鸟是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那么麻雀的执着也不是对家乡和故土的忠实等待。

乡下麻雀

文本/徐光辉

一大早,突然被一声鸟叫惊醒,声音忽近忽远。往里看,有几只灰色的麻雀在窗外的树枝上飞来飞去。

从小听鸟长大,麻雀在农村最常见。树梢上,电线杆上,麦秸堆上,屋前屋后,到处都是麻雀。他们成群结队地来来往往,找虫子吃,东张西望,窃窃私语,叽叽喳喳。

麻雀是这个国家最好的歌手。随时随地只要竖起耳朵就能听到麻雀在唱歌。一大早,当村子还在沉睡的时候,麻雀面对着初升的太阳大声啼叫,穿梭在乡村。有时他们路过村庄、田野、农舍,一路投下美妙的歌声;有时他们聚集在树林和电线杆旁,举行大型音乐会。清脆的歌声不断响起,久久回荡在乡村上空。

麻雀是农村忠实的守护者。常年生活在农村,离农村很近,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麻雀就像农民养的家禽一样,每天在眼前晃来晃去,和鸡鸭争食。人们早就习惯了。他们通常在简单的屋檐下或墙上的洞下筑巢,以抵御风雨,在农村吸烟花,生孩子,茁壮成长。

秋天是农民的收获季节,也是麻雀的盛宴时间。田里的稻子黄了,玉米高粱熟了,麻雀来了。一、二、三……成群的麻雀像一张巨大的网一样飞向芬芳的田野,贪婪地偷食啄食。照顾庄稼的老人或小孩,总是挥舞着长长的竹竿,大声呼喊,驱赶麻雀。但是当麻雀被风吹走又来的时候,人们就在地里放一些稻草人来吓唬麻雀。起初它很管用,但过了很久,聪明的麻雀知道它是个假人,就去地里偷食物。

麻雀个头小,秋天灰,柔弱卑微,有着洗不掉的泥土的颜色。他们属于农村,与农民共存。

村子小,偏僻,落后,但却是我长大的故乡。四季循环,人事变动,在麻雀的叫声中,庄稼在生长,一代又一代的农民在收割。麻雀因为农村而生存,农村因为麻雀而热闹。麻雀以乡村为永久的故乡,和世世代代在这里生活的乡亲一起守望贫瘠的村庄,一起经历春收秋收,见证历史的沧桑。

搬到城里后,很难再看到麻雀了。我总是回想起麻雀在乡下飞的日子,偶尔也会遇到。就像久别重逢的老家亲戚。听着那首歌,就像是听到了久违的地方口音,感觉温暖而亲切。

下雪天抓麻雀

正文/黄伟

大寒已经到了,也就是说一年中最冷的季节到了。天气预报说,上海将遭遇30年来最冷的寒潮,雨雪将至。下雪很刺激,思绪回到童年。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农村真的没有什么好玩的,但如果下雪,那是孩子甚至大人最幸福的时刻。打雪仗和堆雪人是下雪天的例行游戏,大人小孩都可以一边打雪仗一边享受冬天的快乐。

除了游戏,下雪天还可以抓麻雀。我们小的时候,下雪天抓麻雀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当人们沉浸在冬雪带来的快乐中,麻雀在受苦,面临“饥饿”的危机。他们叽叽喳喳地在雪地里扑腾,漫无目的地翻找能满足他们需求的食物。然而,现实如此残酷,雪掩埋了他们需要的食物。虽然他们在努力寻找能满足自己饥饿的食物,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徒劳的,只能饿着肚子咕哝叹气。

就在麻雀因为大雪无处觅食,站在屋檐下或者在白雪皑皑的干草堆上叽叽喳喳的时候,聪明的人们已经研发出了令人兴奋又令人恐惧的捕捉雪中雀的方法。他们当地带了一个叫“da”的大筛子,把筛子翻了个底朝天。一英尺长的竹子或小木棍的一端被绑在大筛子上。另一端绑一根细绳子,捕麻雀的人会抓住绳子,躲在麻雀不易发现的远处,等着麻雀把自己困住。

被饥饿折磨的麻雀找到大筛子下的食物时,会兴奋地振翅奔向筛子。但是,他们也在犹豫,似乎觉得这里有隐患。他们先试探性地唱歌,围着大筛子跳来跳去,东张西望,偶尔还会冲进筛子底部。它们很聪明,啄一下就跳开了。他们像小偷一样,啄了一粒小米或大米,立即逃跑。这样反复几次后,/被“ success ”带走的麻雀们就会慢慢放松警惕,把注意力集中在美味的食物上。就在他们津津有味的啄着的时候,/突然“啪啪”,捕麻雀的人把大筛子撑起的绳子拉了下来,像一个大盖子扣在啄麻雀的身上,麻雀惊慌地飞了起来,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只有几只反应非常迅速的麻雀侥幸逃脱,其他的都被抓住了。

下雪天还有一种抓雀的方法,类似扣筛子的方法。就是用饲料打开房间的窗户,用饲料的味道通过窗户引诱麻雀进入房间觅食。麻雀飞进窗户后,赶快

赶紧关窗,瓮中捉鸟“ [/K13/]。

下雪天抓到的麻雀很少被打死当饭吃,而是养在鸟笼里给孩子玩。然而,那些可怜的麻雀要么挣扎着逃出笼子,要么绝食而死。所以民间有句话“麻雀不驯化”。正因为如此,麻雀作为野生动物受到保护,捕鸟成了违法行为。这样,下雪天抓鸟只能成为记忆中早已泛黄的一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