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养一只小鸭子吗 |作家: 张小圈

  • A+
所属分类:玄幻文学

在一个普通的周末,离家不远的一个小公园一如既往的熙熙攘攘。这里虽然面积不大,但配备了很多儿童游乐设施,成为孩子们每天休息的天堂。我女儿,3岁多,很喜欢。只要天气好,我们就带她在这里呆一整天。坐小飞机,坐小火车,或者在狭窄的池塘里登上色彩斑斓的龙舟,都能让她感到幸福。今天,所有能让她立刻兴奋起来的大玩具都无法吸引她的注意力,因为她在公园的一棵小树下发现了一篮子小鸭子。

小鸭子们都是鲜黄色的,挤在竹篮里,靠得很近,发出微弱的叫声。竹篮后面坐着一个穿着便衣的老人,低声喊:“买只小鸭子给孩子玩!一块钱一个!”有点意外——现在一元钱买不到一个冰淇淋,却能买到一个鲜活的小生命,让我觉得不对劲。回过头来,我看到女儿已经把一只小鸭子放在了左手的掌心,正在用右手轻轻抚摸着她娇嫩的身体。

我刚想停下来喝水,却看见它静静地栖息在孩子的小手上,两只脚蹼蜷曲着,抓着手的掌纹,不时拍打着几只稚嫩的翅膀。它的眼睛半闭半睁,仿佛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找到了一块可以依靠的绿地。它暂时放下全面戒备,安息了。我女儿小心翼翼地抱着它,好奇地歪着头左顾右盼,犹豫着伸出一根短短的小指,摸摸它扁平的嘴巴,摸摸它胸前的绒毛。

回过头来看,她好像从出生起就没见过这么小的鸭子,哪怕是一只大鸭子。她认识“唐老鸭”,见过“橡皮鸭”,听过丑小鸭的故事,会唱歌“在大门前的桥下游泳。但她心目中的鸭子,一直只是一个大眼睛圆肚皮的动漫形象。虽然很可爱,但是很冷很死板。和这只小鸭子的亲密和亲密一定让她震惊了。以至于我都在想怎么劝她把小鸭子放回竹篮里,离开这个疾病隐患极大的嘈杂地方,她却抬起头来,满怀期待的看着我说:“妈妈,你能养一只小鸭子吗?我们带回家吧!”

卖鸭子的老头赶紧说她的意思:“小朋友好喜欢,给她买!一个太少,再买个好伴侣。来,我再给你挑一个,活蹦乱跳的!”说话间,他把另一只小鸭子塞到女儿手里。女儿拥抱了两只小鸭子,试图安抚它们时,她把小脸凑过去,让小鸭子的绒毛轻轻拂过她的脸颊,开心地和鸭子玩耍。我惊呆了,铁石心肠,蹲下来急切地对女儿说:“你不能这样玩鸭子,容易感染细菌!我们家住楼房不方便,城里不准养鸭!”

我把能想到的拒绝理由都列举出来了,但是女儿好像没听说过,只求一次又一次:“养只小鸭子吧!”

(中间)

我看着她清澈的眼睛,清晰地展示了公园美丽风景的一个小缩影。我的脸突然占据了它的一角,皱着眉头,撇着嘴,看起来像是一种令人讨厌的不耐烦。我吃了一惊,尽力调整自己的情绪。我尽力耐心地劝说女儿来——。小区不允许养鸭。我们不能让小鸭子在楼下的草地上行走。鸭子容易携带病毒。你还记得前几天电视上关于禽流感的危险吗?鸭子需要人陪伴,一整天都没有人在家。大人要上班,孩子要上幼儿园;小鸭子需要人照顾。你需要大人帮你洗澡穿衣吃饭。你会照顾小鸭子吗?

女儿真的沉默了,低着头轻轻抚摸着小鸭子。我刚要松一口气,她却仰起脸,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大声说:“我可以。”

“但是做的不好,就会死。”这句话一说出来,我就后悔了:为了在口头上占得上风,为了让女儿接受我的决定,我应该把这种残忍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人生稍纵即逝,连大人都觉得莫名其妙,难过,那孩子怎么接受呢?一点点疏忽就足以结束一只活泼可爱的动物的生命,再多的遗憾也改变不了事实。我很清楚其中的风险,但没想到自己会马上告诉女儿。我不想让她从小就体会到世界的阴霾和无常,也许是抛开了各种烦恼,这也是我强烈不同意女儿养小鸭子的原因。

看着女儿疑惑的小脸,我怕她接下来是在想我的失态,还是在问更多的生死问题。我没办法再说服她了。我灵机一动,让她打电话问问她奶奶的意见。女儿高兴地跳了起来,笑容溢了出来。也许她的心是稳操胜券的。因为我奶奶一直最爱她,几乎没有人拒绝她的要求。只有我知道,这只是我用的又一个成人招数。我奶奶一向爱干净卫生,绝对不会同意她养小鸭子。虽然我们事先没有达成一致,但成人世界的规范足以让我们有一致拒绝她的默契。

果然,女儿拿着手机笑着说,笑容慢慢淡了。她把脸埋在怀里,慢慢蹲下来,嘴里小声说着什么。我涌起一股同情,走到她身边把她拉起来,却看到她微微扬起的脸上满是泪水。“妈妈,奶奶说我太小了……”她抽泣着说,“我多大才能养小鸭子?能上小学吗?老师说我们6岁的时候就要离开幼儿园上小学了。那我应该很大吧?”

她越哭越大声,渐渐地路人围拢过来,好奇地指指点点。尴尬之余,我无法回答她的问题,也不知道该如何再鼓励她。我只好拍拍她瘦弱的背,等她的情绪平静下来。回顾童年,我有很多委屈是得不到的。现在我成了让失望的人,想想都觉得震惊。

(底部)

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小时候经历过类似的事件,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福州路的街景花园。我在郊区的洪都大院住了很久了。节假日去青山路外婆家玩,我都等不及了。福州路街景花园是我最向往的地方,在几条街上都能听到各种鸟鸣。走进公园令人大开眼界。这是一个微型动物园,有活泼的猫和狗,彩色的鸟和可怕的蜥蜴,所有这些都展示在小径的两边,等待游客选择。

最吸引我的是金鱼。以我当时的身高,我要费力地抬头才能看到一层层叠叠的透明玻璃鱼缸里游动的金鱼。灿烂的阳光穿过树梢厚厚的树叶,投射在鱼缸的水面上。金鱼流动的尾鳍轻轻拍打着水面,荡漾出一波又一波五颜六色的涟漪。这种奇妙的景象常常让我痴迷地看了很久。金鱼鼓鼓的眼睛,五颜六色的颜色,悠闲的姿势,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像是突然出现在我平淡的童年里的幻境。

要是我能拥有它们就好了!当我怯生生地向妈妈提出这样的要求时,妈妈艰难地拒绝了我:我家这么小,这个漂亮的鱼缸放在哪里?家里不富裕。哪里有闲钱给鱼缸供电买鱼食?家里人都要上班或者上学,哪里有精力养金鱼?一连串的质问让我痛苦地停止了哀求,但我的心却不愿意回家。当我妈终于把我拖出公园大门的时候,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明知道不会改变妈妈的决定,我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但是离心爱的动物只有很短的距离,现在却很远。这种错误真的让人觉得很痛苦。直到我成年后极度抑郁,我还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个绝望的夜晚,哭到浑身颤抖的压倒性感觉。

然后有一个暑假,偶然发现有人卖鹌鹑。我妈心软,给我买了三只鹌鹑。我太高兴了,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忙着给穿着旧衣服的鹌鹑做窝,用空冰激淋盒做它们的食物盆和水盆,安排它们吃饭玩耍。鹌鹑在陌生人面前毫不害羞地和我亲密无间,笨拙地在阳台的地上奔跑,逗得我哈哈大笑。整个晚上,他们挤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不时低声唱歌,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第二天早上,当我兴奋地去看他们的时候,两只小鹌鹑已经安静地死去了。他们的身体僵硬,头发失去光泽。我吓得手都不敢碰,心里一片混乱。看着我妈用旧报纸包起来扔到楼下垃圾桶里,我哭了,觉得真可怜。但是我没有勇气把他们从垃圾桶里拉出来,在远处的小树下挖个坑把他们埋了。最后一只鹌鹑也很快死去。和他们相处的过程如此短暂,我几乎不想重温。我真的不想经历这样突如其来的不整洁的死亡。

天渐渐黑了,我默默地带着哭泣的女儿走出公园。也许今天会是她不想记得的一天,但我还是不能答应给她养一只小鸭子。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