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发光的过去吗 ,发稿人: 奔跑的圆圆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我习惯了白雪皑皑,更喜欢淋雨的潮湿哈尔滨。我怀念它洗过的洁白,所有的战争杀戮都被原谅了。

俄罗斯风格的圆顶建筑,绿色和灰色的石板拼接的墙壁,砖黄色的中心街道,人们有说有笑地漫步。年轻的女孩和挺拔的男孩在历史的长河中轻快地走着。这一次沉重的感觉不慌不忙地在钟摆的滴答声中流逝。在漫长的历史洪流中,我们只是一个小小的过客。自己的快乐让自己的快乐,自己的悲伤让自己的悲伤难过。没有人会知道,也不会记得。

这个城市其实很孤独。哈尔滨晚上是不是真的很神秘很美,喝啤酒吃烤翅的大叔不懂,爱吃的少年不懂也懒得知道,小步走的爷爷奶奶专心享受夕阳红。寂静的哈尔滨,跳动的心脏深埋在青石板下,安静而躁动。

而在这个孤独的城市之外,有着无边无际的远野。很难忘记我和父母踏上去机场的路,离开家的那些明媚的早晨。道路两旁的路灯静静地立着,周围几乎没有汽车和行人。我的目光更集中在广阔的袁野身上。黄倔绿把这片黑土地染成了不同的风格。清晨的天空像婴儿的眼睛一样清澈纯净。一道金光从地平线上溢出,冉冉升起的太阳模糊了晚星。突然,我的心里充满了虔诚,我忍不住把嘴张得圆圆的,吐出无声的诧异。

天亮了,秋虫被吵醒了。成千上万的蜻蜓、飞蛾和小飞虫向四面八方盘旋。他们在路上匆忙奔跑,撞上了汽车的挡风玻璃。毫无准备,他们的生活还停留在玻璃上的一个小点上。我热爱生命的荣耀和死亡的壮丽。这个微妙的时刻让我想家。突然想起了妈妈爸爸奶奶的眼神。我的眼睛是热的,我的心是柔软和温暖的。

有那么一瞬间我想忘记自己,但是过去充斥着我的心。亚麻袜子,敞篷车。你的过去,我的过去。我不能触摸和改变一切。我知道有些阵痛会让人害怕,会让人产生奇妙的安全机制。有那么一瞬间,就像半夜里的萤火虫,灵魂似乎得到了某种解脱。那是一个寂静的下午,雨水冲走了所有咸咸的泪水,只留下一片湿漉漉的宁静。

雨停风停,恰逢夕阳西下。此刻,我心里只有你,没有别的。你还是那个小男孩,和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一样,纯洁善良,干净的像个孩子。他温暖真诚,爱我如命。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