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和牛 ,创作者: 杨洪昌

  • A+
所属分类:古代诗韵

固执迂腐的父亲不顾家人的再三劝说,毅然拿出箱下的抚恤金,从村里一户人家买了一头小母牛。一个七十多岁的男人,本该享受幸福的生活,却依然放不下日出日落的农耕生活,与母亲在田里劳作,在家当里劳作,一刻也不肯停歇。

初中那年,因为烟草丰收,家里攒了一笔钱。我父母咬紧牙关,从牲畜市场带回一头牛。虽然牛很瘦,但它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希望。养了一头奶牛后,这家人,无论老幼,都开始担心耶戈的吃喝问题。从此,老牛成为了国内外忠诚勤恳的帮手,父母再也不用担心农忙季节的农事和拉车。牛也给我们的假期生活增添了乐趣和情调。草嫩了,叶子绿了,割草放牛就成了我们的必修课。牛给这个家庭带来便利,增加财富;牛给我们的成长带来了印记,增添了快乐。

在我的记忆中,牛一直和我们一起成长。父亲买了,喂了,卖了,卖了,买了,他亲手养的牛不下十头。后来随着机械化的推广普及,牛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农用车被现代农具和车辆所取代。即便如此,父亲还是没有放弃养牛,而是在兼顾农活的同时,以养牛为副业。

我清楚的记得父亲养的水白牛特别勤快,几年一只小牛,一年一只小牛。更可喜的是,那年牛生了双胞胎。这个前所未有的好消息不仅在全村引起轰动,也让十里八巷的村民感到好奇和惊讶。那时候,家里挤满了人,一波又一波的人来看奇怪的东西,加入乐趣。奶牛减轻了父母的负担,改善了我们的生活。

时隔多年,我终于有地方住了。为我们工作了大半辈子的父母都老了。我希望父母能来城里享受两天的幸福,但倔强的两位老人不习惯钢筋混凝土被禁锢在筒形建筑里,放不下自己的家当。当他们忙于农业时,他们除草施肥,耕种收割;淡季割草喂牛,已经深深扎根在父母的血液里,他们不无聊,也不懈怠。

虽然他们的脚步不再稳健,精力不再充沛,但他们毅然挺直了脊背,振奋了精神,迈开了坚定的脚步,向着夕阳的余晖走去。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